“见天地,见众生,见自己。”

帝都人,现居米国,曾居霓虹/爱尔兰,科研人员+攻城狮,学术领域(?)包括神经科学+认知心理学+医学+机器学习+嵌入式传感器系统+人机交互,沉迷于哲社历史。弹琴的。酒饕烟枪,枪迷刀痴,以色列格斗术玩家。游戏狗+足球狗+嘻哈听友。宝利来+lomo+diana玩家。耳机宅。洁癖+整理强迫症。

这里主要放文,领域包括:
足球,5HINee,单机游戏和OW,中国嘻哈,有时有一些动画/漫画。
App置顶中可以看到作品集。

头像来自my homie @墨与烟

谢谢你的停留:D。
 
 

逃离巴塞罗那 sneak-peak 4

太空歌剧,科幻奇幻。借用战锤40k与黑暗之魂。


双德阿贾克斯和他们的家属


@悬灯千嶂夕 我也想被小姐姐们维修!!(x


--


后来日积月累让混沌之子们意识到,混沌是帝国赋予的枷锁,副作用是约束他们好好听话不要倒戈,而星语师是钥匙。


表现在现实生活里,就是他们不能和星语师分开得太久。生活重叠,朝夕相处,有时甚至比战友们共处更多的生活,知道关于彼此更深邃的秘密。


Frenkie和Matthijs都是active duty,周周有任务,有时候每周甚至有多个任务,身体总是要保持混沌唤醒的状态,对身体负担巨大,因而他们的星语师必须常驻阿贾克斯的星舰上,随军征战银河。


于是Frenkie也开始意识到,他们觉得别扭,星语师一定也别扭……月面风景如画,大图书馆长明,这些全银河最聪明的头脑,降临在一些封建星球甚至会被当作圣人夹道鲜花相迎。星语师干啥不好,非得在帝国的命令下跟他们辗转穷山恶水,亡命前线。


意识到了这点的Frenkie无端愧疚,开始试图做一个贴心的搭档,搞得Mikky整个人都惊了,这可是第一次相见带她吃食堂的混沌之子,以为这孩子脑子出了什么问题,按在力场里检查了好一遍。


而有智慧的人一点就透,她看明白Frenkie那点心思之后也说得很明白,“我们是有选择的,我是自己选择回到阿姆斯特丹回到前线的。追寻真理必须入世,必须去经历。我们人类是很有局限的,必须要叠加更多人的思想和人生,才能勾画真理。总之……你千万不要觉得抱歉。是我选择来到你身边的。”


--


Daley的星语师Candy曾说,你把我们想象成机甲战舰的机械师可能更合适。


Mathijs一时语塞,但感觉好像没什么不对。他们是帝国的人形兵器,星语师负责维修和加强他们。


而机械师都对机甲战舰很有感情,会给它们起名字,会和它们说话,有些人在出征前甚至会特意让引擎爆出水蒸气,当作与它们干得一杯,在一起出生入死前。


机械师名言:我早就娶了我的战甲\行星舰\奇美拉坦克,这是我最信任的伙伴。


于是Matthijs就有了一些心思。


这点心思也很容易要天天维修他精神的A.D.看穿。


于是星语师问他:你对自己的战甲,动力大剑和用久了的枪有没有感情?


Matthijs说那是自然的。


A.D.笑眯眯地摸了摸他头上的毛:“那是肯定的,人类对于自己照顾、自己维修、自己可以信任的东西,总是会产生感情的。我希望你健康快乐常胜,不只是因为你是我的任务和我的修行。”


月球人啊,会发光。


后来的红龙船长是另一个风格的。龙血天然压制混沌,AneeKee不用对Matthijs进行精密地法术照顾。他们只要并肩而战、一同冒险,只要一起行动,Matthijs的混沌就能服服帖帖。于是混沌带来的生活不便被抛之脑后,他就是个正常的战士,某天暴走突然被混沌吞噬成为一个小型黑洞不再是个常在脑中的刺,也不需要为生活安排维修的时间。小龙把他的如履薄冰变成了平地,让他可以遵循本性地大开大合大酩酊。


他自由了。


--


机械师的基地是火星,与星语师的月面图书馆遥遥相望,拱卫帝国的中心母星·地球,同时拥有帝国内最高的自制权。


简单来说,Frenkie他们是混体制的,Mikky他们无法无天。


酒后总容易谈到政|||治,Frenkie对自己的思想很自信,总是侃侃而谈,从保守复僻母星派到与虫族的双边关系,最开始Mikky还能保持大图书馆的学者平和包容的风范,后来就……就有一种唉,随孩子去吧。


Mikky曾和Frenkie弟弟在银河广播节目里吐槽,Frenkie觉得自己什么都懂,他是律师、医生、博物学家,但他知道的就只有战争。[1]


这句话是全知全能的大图书馆学者说的,还是非常可信的。


引用:

[1] Mikky有一次直播的原话2333333 原话是Frenkie觉得自己啥都懂,但他其实只知道足球2333


13 Jul 2019
 
评论
 
热度(10)
© 清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