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天地,见众生,见自己。”

帝都人,现居米国,曾居霓虹/爱尔兰,科研人员+攻城狮,学术领域(?)包括神经科学+认知心理学+医学+机器学习+嵌入式传感器系统+人机交互,沉迷于哲社历史。弹琴的。酒饕烟枪,枪迷刀痴,以色列格斗术玩家。游戏狗+足球狗+嘻哈听友。宝利来+lomo+diana玩家。耳机宅。洁癖+整理强迫症。

这里主要放文,领域包括:
足球,5HINee,单机游戏和OW,中国嘻哈,有时有一些动画/漫画。
App置顶中可以看到作品集。

头像来自my homie @墨与烟

谢谢你的停留:D。
 
 

逃离巴塞罗那 sneak-peak 5

太空歌剧、文明的黑暗、青春群像剧,大量致敬战锤40k

双德、Mikky、Annekee、多尼、Estelle、孟球、Justin、Carel

Inhibitor约等于现实世界女友

草稿one-shot,待整理

--

那年少年们回到母舰,坐在星舰甲板上喝酒,聊到现在日夜共处让自己的梦境不再是混沌侵蚀的尸山血海的人,发掘一些让人美滋滋的惊人的共同点。

Matthijs:我的inhibitor是宇宙海盗红龙。

Frenkie:Mikky是真理行者学派,我看她在巴塞罗那,在要塞之外出的外勤比我还多。

多尼耸耸肩:Estelle她应该也是公开的秘密了。反抗官僚制度的学生运动代表。

于...

10 Sep 2019

[杂谈]老婆文学、成年人、婚姻观与孤独

老婆文学除了作为“抒发对某个人的情|||欲”之外,不也是对于俗碌生活的一点反叛和自我救赎吗。

中学时候喜欢的武侠奇幻小说的代入模式是:在那个世界里,我是一个大英雄;因为我是一个大英雄,所以我理所应当与世界上的大美人有一场旷世尘缘。

如果那时想逃离的是日复一日学院生活,想追寻的是青春期的自己想要的我与众不同天下第一的远景,在无病无灾的生活中渴望刺激、灾难和波折,现在就是在看到自己、看到社会、看到世界,在所有深深的迷茫和无力感中,在作为社会齿轮的自知里,不肯放弃的那一点浪漫主义的坚持。

在病和灾里想要的那一点侥幸和虚惊一场233。希望有人能为我抬高枪口一寸。

——我在银河帝国的末世,作为人...

09 Sep 2019

感谢读者!评论这条lof,你荷对爱沙那天抽一本life after football这期多尼的!(和我那条微博一起,戳过微博的我自己记下啦!)

08 Sep 2019

[杂谈]信息、媒体、意识形态和地球未来(x)

十年前我右派威权,支持公共利益先于个人空间;十年后,我是一个Anarcho-transhumanism,真·左得不能再左了,可以说走过了完整的光谱233

这十年发生的除了个人参与进更多科技研发和处在深蓝环境以外,还有见证社交媒体十年黄金发展。

意识形态是不断发展的,社会冲突越多发展得越快,现在也是一个这样的时期。

意识形态的形成从根本上依赖信息的获取。社交网络的存在将人类分成了有稳定的网络连接和没有稳定网络连接的两种;即使在社交媒体算法推送相似内容形成一个个信息茧的现在,每个个体可以获取的信息也远远超过17世纪咖啡馆情报贩子(x)年代和纸质新闻业时代。

于是我们看到越来...

 
14 Aug 2019

历史真是一团乱麻而且动如脱兔。


我们正在经历历史。


(我从来没有这么鲜明的感觉自己就在历史之中过2333)


不知道二百年后的人们如何写这个时代啊………全球化了60年之后的摇摆时期,谁知道会摆成什么样儿。


每个问题都经济元素;政||||治和国家依托意识形态;每种冲突别说一二战了甚至还有殖民时代的影子


--


我个人来说,做医疗产业大概就是在历史的摇摆中求稳23333


不管哪个时代,人总是要活命的吧(二哈

13 Aug 2019

五分钟我需要知道这个球衣的所有信息!(x

卧槽这好看到可以不惜财力……而且好用心啊小兔子!!

26 Jul 2019

父权真乃我一生之敌,人生家国天下都有它制约我、阻碍我、恐吓我、伤害我。


所以基本上每篇文都多多少少在批判父权(x


小时候是才智体力都无法反抗,如今受制于财力和社会资源还是要陪着玩儿。在强迫的痛苦中,还有一重我为什么还没有能力反抗还是在委曲求全的自我质疑和唾弃。


但是如袁袁说,饮血多尽兴。生于此处和这个人的孩子如同人生逆旅对我一场漫长的凌辱,想活下来还是得积蓄力量,伺机反杀。


若不是这样“我必须比父亲更有出息” “我必须有比这个人更高的话语权” 的生存压力,确实也走不到今天。与他有关的人必须不能只是怜悯我,怜悯不构成力量,权重才能。


这些年的积蓄力量都是阳奉阴违、暗...

25 Jul 2019

上海场到一半,我挪到了前排,然后我对兄弟们:“这太残忍了。近距离看鬼老师的美太残忍了。无法承受这样的美。”

鬼老师就像爱情和死亡,你只能眼睁睁无力地看着ta发生在自己身上。

Gender fluid真是人类的进化方向、新的优势性状。

上半场的“鬼卞不朽”真的是……啊……我上一次体会这样的邪教现场是泰的door……狂热不是一种选择是彼时的快感和必须。

这场竟然有《骨折》!太残忍了鬼老师……这首歌对我的意义非常深重,哇现场真是hh一种类似当场高||潮的体验(x

鬼老师:“我觉得女人真好。”

特别真诚、不含性别凝视的一句话。啊。Gender fluid的人谈性别问题就是舒服!!

鬼老师...

21 Jul 2019

《逃离巴塞罗那》中的自我

银&灯:“(你)写作一直很‘我’"


巴塞罗那真的就非常非常自我了2333


但这个阶段写文就是找乐子,需要操心的事情已经太多了,写个文我自己喜欢、满足我的审美就好,就像拼乐高涂模型一样。


而写文同样是为了让自己清醒。现在已经基本大致通过笔看清楚了自己(狂想曲),是时候以笔见天地众生了。


--


我想写这样一群人:混沌无边万丈深,永恒的痛苦和万物空无,代表人类文明必然的结局和宇宙必然的归宿,比战争腐败社会不公更绝望。


——那正是吾辈葬身好归处。


一生凝视混沌,学习混沌,死后投入其中做一根灯芯,照亮后辈前仆后继的路。只愿他年春阳照骨,骨上生...

 
16 Jul 2019

逃离巴塞罗那 sneak-peak 4

太空歌剧,科幻奇幻。借用战锤40k与黑暗之魂。


双德阿贾克斯和他们的家属


@悬灯千嶂夕 我也想被小姐姐们维修!!(x


--


后来日积月累让混沌之子们意识到,混沌是帝国赋予的枷锁,副作用是约束他们好好听话不要倒戈,而星语师是钥匙。


表现在现实生活里,就是他们不能和星语师分开得太久。生活重叠,朝夕相处,有时甚至比战友们共处更多的生活,知道关于彼此更深邃的秘密。


Frenkie和Matthijs都是active duty,周周有任务,有时候每周甚至有多个任务,身体总是要保持混沌唤醒的状态,对身体负担巨大,因而他们的星语师必须常驻阿贾克斯的星舰上,随军征战银河。...

13 Jul 2019

引用批评都随意!

这里发的所有东西,如果您喜欢梗/措辞/推进,都随意使用。没有什么盗梗不盗梗的,您喜欢到想基于此创作是我的荣幸(而且被彼此启发也是无法避免的)。

只要写引用就可以(x 很简单!能告诉我一下就更欢迎了(我去拜读嘛!)

我写引用用简化版论文格式,比如最近写的《逃离巴塞罗那》,有一句话是:

“从此之后血祭血皇颅献颅座[1]”

这句话来自机核电台《血祭血神!颅献颅座!永世的苦难带来永恒的杀戮:战锤40K混沌军团故事04》。

在文末我就写:

引用:

[1]机核电台,战锤40K混沌军团故事04

是为了记录原作者和原作品,这样因为这篇文接触机核的人也可以追根溯源。

用我...

13 Jul 2019

逃离巴塞罗那 sneak-peak3

已不好意思打双德tag;提及他们各自现实世界的另一半,本章怕是本文所有bg部分2333

大量学习战锤40k和黑暗之魂

……

Frenkie曾与范德萨发生这样的谈话:

VDS:即将把你们与大图书馆星语师匹配,成为couple

FDJ:到底为什么叫这个名字,这是古地球对于基础社会单位的说法吧……几万年前的事情了。这感觉跟奴隶制一样。

VDS:是FIFA的保守派复兴古地球风俗的那一派赋名的。你先别太在意这个,你知道为什么我们需要星语者吧……你看,你的发梢都要变成一团黑雾了。混沌的副作用太大。

星语师,月面大图书馆的学者,人类文明的捍卫者,代行帝王审判银河帝国的子民,以真理对抗混沌。他们...

 
11 Jul 2019

【双德】逃离巴塞罗那 sneak-peak 2

坐车时休息产物;无修正; 灵感来自战锤40k和黑暗之魂

……

地球历20000纪年的某一年,新接种了混沌之种的战士Frenkie登上太空堡垒·阿姆斯特丹,编入军团·阿贾克斯。

此时人类帝国幅员辽阔,被称为宇宙的独裁者,星舰征服亿万星球,唯一能对帝国产生威胁的是“非生物”。

混沌化身虫族,吞噬帝国的边界。

于是天才们想了一个天才的主意。师夷长技以制夷。

我们人类,当遇到无法战胜的客体,古地球的野兽或者大征服时代的外星生物,就去驯服它。

战士们进入混沌探险,工程师们研究开发混沌。英雄辈出的时代,克鲁伊夫拜访古龙盗火,贝肯鲍尔深入钢铁之心,马拉多纳与白狼称兄...

11 Jul 2019

兄弟之伟大可能在于,我们太了解彼此人格的弱点了。

对方在自己面前和自己在对方面前,我们都是全然完整的人。所以我们必定不会太招彼此喜欢。喜欢是一个选择性看到优点和闪光点的过程,但我知道你,你也知道我,生性凉薄,放浪形骸,残忍psycho,政治不正确,跟半点美德站不上边,妄念痴缠还自我陶醉,追求着不合理的念想,巨大的ego,谁也不在乎本质只爱自己,对于人世间没什么共情能力。我知道你是个坏人,你也知道我作恶多端。

我们明白彼此不存在于“社会形象”里的部分。

但我们也敬慕。有那点“慕”的才能成为兄弟,我敬仰你的能力、你的坚持、你的特质、你这个人。

看透一个人之后依然能有的盲目的渴望贴近的喜欢。...

 
10 Jul 2019

我喜欢大的东西。

万架星舰行星炮齐发;古龙展翼天火降临。

王朝版图万人之上;荒原废土孤独的车辙。

雪山月色萍踪侠影;十步一杀扬州月下。

我想要角色诘问:

我是谁?我为什么在这里?我想成为怎么样的人?我的能力的局限在那里?我渴望的东西的优先级是什么?我感激什么?我因什么感到满足?我如何处理知道自己极限这件事?社会规则之下,我不得不舍弃什么梦想才能让自己的大方向不变?我这一辈子活的是什么?当我觉得已经没什么不可以舍弃,而所有东西终会离去,我用什么告诫自己还是要坚持些什么?

人类是什么?社会是什么?文明是什么?人类文明在宇宙的语境下是什么?纵横千古中参透了什么?

——都这种格局了,对手...

08 Jul 2019
1 2 3 4 5 6 7
© 清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