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是清鸣。帝都人,现居米国,攻城狮+程序员,然而沉迷于社会学和历史。弹琴的。酒饕烟枪,枪迷刀痴,最近在学以色列格斗术。游戏狗+足球狗。宝利来玩家。耳机宅。会调酒,一个厨子,整理强迫症,喜欢买厨具/文具/生活用品。风流客,情种,容易不寿的那种。
微博主号:@清鸣_猫_阿九_大麻赵
刷球号:@清鸣-猫-阿九-专刷足球

这里主要放文 + 刷足球。
荷兰国家队主队五百年不动摇!几乎一切对足球的爱都来自于对破荷的爱233。
俱乐部主队基本是渣团和破车,还有国安。对于竞竞、巴黎和大矿有源自于球员的爱。
基本是“足球球迷”,踢得好+精神专业的球员和具有凝聚力的队伍,我都喜欢的233。

谢谢你的停留:D。
 
 

真·球迷

天上云:

sobrevueloscuervos, 09/28/2011

by Viggo Mortensen

嗨,Fabián,

我不知道我有没有跟你说过这事:去年我第一次找医生做了肠镜。我觉得一般大家不会谈这种事,但我们是朋友嘛……而且我觉得这事也没啥不能谈的……反正,总之吧,我也不是因为有什么严肃的身体状况才去做这个小检查的,而是别人跟我说是时候了,该去做做,你也到该做这个的年龄了……(我一般都不怎么想这个……我老觉得自己还跟小孩一样到处跑来跑去呢,我怎么知道……)……不过还好,检查结果都没有问题,暂时还没什么外星生物住在我身体的最里面。嗯,然后,检查做完了,他们就把我带到另一个房间,让我自己从麻醉中慢慢醒来,这时候我……就开始唱起来了:“我来自博多区!我来自博多区!!!我就是博多的人我是……!!!”我什么都不记得啊,但好像我是唱了一遍又一遍,几乎是喊出来的,还唱了好一段“圣洛伦索~是种情感~你不能解释~它就在心里……”当时只有一个懂西语的人在场,就是他事后让我明白我都上演了什么荒诞的戏码……然后,我突然又不唱了,开始试图给他们铺床,就是我之前躺在那休息的那张小小的,我还是不很清醒,但我在叠床单,整理枕头,把我穿着的那件给病人穿的跟和服似的的东西脱下来,也把它给好好叠好……“先生,停下!这些事会有别人来做……快放下!”他们告诉我,“请你把衣服穿好,好好坐下来……”我完全不记得这些,只知道我最后离开医院的时候,他们跟我说了,我用我的歌声把半个医院都吵醒了……可怜的人们……嗯,我得第一个承认,我唱歌不好,尽管我喜欢唱……当时的场景一定特别好笑。不过我猜,这种事在从麻醉中醒来的人中应该挺常见,因为那时候我们毫无防备,也没法控制自己,所以意识最深处的各种奇怪的事情就会这样跑出来……你看,我们的潜意识真是强大,尽管我是个外国人,根本没出生在博多区。


*博多区,即布宜诺斯艾利斯的Boedo区,他圣球迷传统阵地。

11 Jun 2015
 
评论
 
热度(13)
  1. 清鸣天上云 转载了此文字
    真·球迷
© 清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