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天地,见众生,见自己。”

帝都人,现居米国,曾居霓虹/爱尔兰,科研人员+攻城狮,学术领域(?)包括神经科学+认知心理学+医学+机器学习+嵌入式传感器系统+人机交互,沉迷于哲社历史。弹琴的。酒饕烟枪,枪迷刀痴,以色列格斗术玩家。游戏狗+足球狗+嘻哈听友。宝利来+lomo+diana玩家。耳机宅。洁癖+整理强迫症。

这里主要放文,领域包括:
足球,5HINee,单机游戏和OW,中国嘻哈,有时有一些动画/漫画。
App置顶中可以看到作品集。

头像来自my homie @墨与烟

谢谢你的停留:D。
 
 

【双德猴多】《逃离巴塞罗那》sneak-peak

又名“我就写了这么多”;又名战锤40k这坑真是太大了但真是该死的甜美(x

灵感来自战锤40k和黑暗之魂;星际玄幻

shout out to  @SpadeJack 的双德科幻!有她这个才有我的这个!她是我灵感的来源!

……

火光冲上云霄,高迪大教堂的虫尸巨柱被照射得流光四溢。

当年克鲁伊夫登上古龙顶端后身披火焰再临人世的光景,被已经死亡的沉积位面永远地保存,取代日升月落成为时间的维度。

这个位面将再次与主位面靠近,Justin的跨星际讯已经出现在他们的雷达中。

救援即将抵达,他们突然的暑假结束,就要回家了。

范德贝克突然无端烦躁;他想起多年前他被博格坎普钦点时,冰王子看着他稚嫩而清亮的眼睛,说:你有一天可能也会觉得,这人类文明也没什么好守护的,它只会给你带来无边无际的痛苦,不如就算了。

他开始感受到了这种痛苦。虽然只是一点点、轻微的初期症状,但他在此刻已经窥见了自己无法逃离的奴隶主——人类文明本身。

亨特拉尔把手放在他头上,轻轻摩挲。

虽然有关系,但也没关系的,多尼。

它驱使我们一生挣扎,伤痕累累,同时佑我们自在闪耀到未来。

我已经走了过来;你放心走,我看着你。

--
“如果上帝不存在,那么初始的两个人类是不是就可以自由自在地在伊甸园待着。就没那么多事儿了。”

“那这是悖论啊。没有上帝也就不会有伊甸园。”

“嗯,你说的也对。也可以考虑把上帝杀了?”

“Frenkie……”Matthijs以头撞地,“你知道就是因为这样咱们才被严加看管,落入一个沉积位面各国首领都要开个会吧,就怕咱们有一天不高兴了,不仅不履行守护人类文明的职责,甚至可能倒戈。”

“怎么说呢,我很喜欢父母家人,我很喜欢阿贾克斯,这是我一生最好的回忆我知道的。但这也是文明规训吧。就像你说的悖论。我们生为人类,不管怎么趋紧混沌,怎么能驱使混沌,你能手撕虫族一夫当关,我能让小行星炸了,我们都……我们都被设定成听从某种规则。”

“但也没有好或不好。这就只是我们而已——这不是我说的这是斯内德说的,我现在还是很不服的。”

“嗯……那我想说什么,你知道的吧。”

“嗯。这也是为什么范德萨会派第三方来捞咱们。”

因为养育了我们的人类文明存在,所以我们成为了我们。我爱我的父母、兄弟、伴侣、团队,我必须,我不得不,这种爱和献身的欲望是我的程序编码。

但如果它不存在,这个悖论,这个不是如果的如果。如果这些都不存在。

那我一定与你流浪到宇宙尽头。

当年是哪个荷兰前辈说的金句:真爱本身就是与文明不兼容的。

--

克鲁伊夫当年就明白,在他个人能力到了某个极致的时候,他面前的玻璃天花板是什么。

主神帕特拉奇亚,女神摩伊莱——人类的成长是一个规训的过程。

他们的原罪是他们的个人能力太强了;他们是宇宙之种在人类中的显现,万亿星极的可能性是他们灵感的来源。

人类文明集合的常见态是稳定,鲜见态才是他们。这个文明依托多数决原则运行,但有他们这个文明才得以在宇宙中幸存,是真的神明与祭品的关系。他们是人类文明在宇宙中的货币,是消耗品,个人的主张并不重要,如同罕见的异兽存在于人类帝皇的庭院。顶级的战争兵器,有许多枷锁,需要做许多事情才能换基本生存权。

可他们喜欢厮杀与战争。这是文明语境和人类意识形态中唯一兑现天赋回归本性的方法。

克鲁伊夫说:我不干。

然后他登上了古龙顶端。

如同多年前贝利拜访过女神的巢穴,马拉多纳与白狼称兄道弟,贝肯鲍尔深入地底见到钢铁炉心。

--

Frenkie召唤了星辰。

已死的位面由得他胡作非为,简单的能量法则,他甚至可以用自身能力给Matthijs整个流星雨出来。

地面上的火升腾入宇宙,宇宙的星光降下,地球和宇宙,人类与无垠的空间,在微缩的纵横九万年中相遇。

他们因为位面波动掉到这里的第一天,张开眼睛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流火万千。当时Frenkie就觉得,此情此景要是有个梵高那样的星空作陪一定美得很。

确实美得很。

他们在宇宙的见证下亲吻,与最炽烈的爱和最真实的自己道别。

空间开始扭曲;飞行器的能量震得人心慌。

就开始隐隐约约感觉到,在此刻,许多最重要最喜欢的东西都不得不结束了。

从此之后血祭血皇颅献颅座[1],他们将舍弃自身爱欲,与再次在漫长无边的混沌中为人类文明的火光外延而战。

而那时,我最爱的人啊,能否在所有的家国、责任、社会形象、核心家庭之后,用你死亡前的最后一次吐息,呼唤我的名字。

愿我的名字可以温暖你堕入混沌后永恒的冰冷和孤寂。


引用:

[1] 机核电台;战锤40K混沌军团故事04

07 Jul 2019
 
评论(5)
 
热度(30)
© 清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