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是清鸣。帝都人,现居米国,攻城狮+程序员,然而沉迷于社会学和历史。弹琴的。酒饕烟枪,枪迷刀痴,最近在学以色列格斗术。游戏狗+足球狗。宝利来玩家。耳机宅。会调酒,一个厨子,整理强迫症,喜欢买厨具/文具/生活用品。风流客,情种,容易不寿的那种。
微博主号:@清鸣_猫_阿九_大麻赵
刷球号:@清鸣-猫-阿九-专刷足球

这里主要放文 + 刷足球。
荷兰国家队主队五百年不动摇!几乎一切对足球的爱都来自于对破荷的爱233。
俱乐部主队基本是渣团和破车,还有国安。对于竞竞、巴黎和大矿有源自于球员的爱。
基本是“足球球迷”,踢得好+精神专业的球员和具有凝聚力的队伍,我都喜欢的233。

谢谢你的停留:D。
 
 

【正剧】仙骨如树

·       本来只是想倾倒队长嗅手腕的黄色废料,一个朴素的愿望,结果写成了正儿八经的正剧233,一个幻想的剑与魔法人类与精灵的世界里的闪的历程。用意象写我理解的这个行业、这些人、人生的挣扎成长和解释怀之路。写完感觉主角毫无疑问是二哥233。

·       二李+二金攻受无差灵魂伴侣,5HINee。

·       大量设定沿用《Good Evening》MV的concept

·       一些设定取材自《魔戒》、《精灵宝钻》和九州系列

·        写得非常自然而然,完全没有卡。大概我也需要一个方式把我的想法和情绪表达出来233。写完之后还挺骄傲的233。

·       看过试阅可以从第五节开始看,前文只有一些文笔改动没有逻辑改动。

·        黄色废料我打算写番外233


“霁月光风如其人 生死肉骨因其恩。”

                                                ——竹墨翎,《大荒传闻》

 

I.

               李珍基在地下堡垒中抬起头,眼神穿过半开的透气窗望向子夜的天幕。

               北方旧都被晦暗的乌云笼罩,黑色的天空翻腾不安,仿佛一个诅咒。

               如今的北都的确是一个诅咒。传染病和污秽笼罩了它,仙都的生命力被人类的贪婪蚕食殆尽,如同一个肉团瘫在地上,蠕动佝偻着,又张着血盆大口,等待被人类王族的财富和精灵旧都的传奇吸引来生命。

               李珍基曾经觉得自己可能是个例外,他毕竟背负着精灵夺回旧都的希望蛰伏于此。但现在看来他可能也逃不过这里的魔爪,哪怕这曾是他的第二故乡。

               他的斗篷下沾满了他人的血、排泄物、体液,指甲里藏着毒药,身上至少十八个地方装载暗器,抬起手时过度杀伐的粘腻触感滑溜溜地缠绕他的指缝。李珍基深吸了一口气,腐烂的气味钻进他的气管,他立即无法自控地干咳,废了老大劲制止自己不要呕吐。

               这使他非常绝望。他们这个种族本来是没有呕吐这种生理反应的。他们几乎不会衰老,餐风饮露,沐浴月光,连呼吸都散发着晨间植物的气息。他觉得自己现在可能已经不能算是一个精灵了,死后躯体也化不成宝石了,可能会成为一块煤炭散在地上,灵魂永远也无法回到天神身边,永世看不到白树的影子。他只能如此破烂地在地狱般的人间徘徊,直到再也想不起自己的模样。

               这使他非常绝望。

               还好一份念想及时地拯救了他。

               他觉得右腕有什么东西在灼烧,唤回他一点精神力和理智,抬起手时嗅到青檀和白麝的香。他被本能驱使着将鼻翼贴着手腕克制地细细度气——天神在上,他无比热切地想被这种香气笼罩、被它浸润毛孔的每个角落,但这太像幻觉了,他唯恐一个动作不够优雅得体就会使其消弭。

               那是李泰民的味道,一个高阶法术。施术的时候李泰民衔着仙骨木的花,花瓣的汁液将他的嘴唇染红。他吻过花瓣,吻过树叶,然后吻过李珍基的手腕,舌尖掠过骨节舔过脉门,吮出一个红色的痕迹,如今化作法术的刻印,化成一枚花瓣的图样。

               “只有精灵能闻到它,只要是精灵就无法忽略他。”李泰民说。

               “我知道。”彼时李珍基抬起自己手腕,凝视方才被永久地刻下李泰民的气味的地方,“除了我们没有人知道我是去北都的卧底,如果我们成功,兵临城下,你的士兵会这样辨识我。”

               如今的李珍基觉得自己痴迷这种味道就像他身边的人类贵族痴迷鸦片。毒品让人感觉短暂地无所不能,他在补充了李泰民的存在感之后,也觉得自己还能再撑一会儿。

               他是现任北都城主身边的弄臣,收集情报,兼职暗杀、告密、编排城内的重要人物。今晚他跟摄政王的交易谈崩了。精灵不擅长撒谎,李珍基也不行,他估计摄政王看出了自己是要让摄政王和财政大臣互相出卖。摄政王将他带到地下室,笑眯眯地对他说“你挺漂亮地就留在这里吧”,李珍基一看场面实在是被恶心到了,失手杀了一整个地下堡垒享乐魔窟的人。

               所以他理应有很多事情要做的。比如摄政王的死,栽赃给谁比较好呢。

               李泰民还在南方养精蓄锐等着他,金基范和崔珉豪在东西各自走动,金钟铉的灵魂宝石悬在北都的广场上等待解放——天知道这些人类怎么能看不见这么大这么闪耀的一块宝石,他不能拖得太久,他自己和家园的救赎都在他肩上。

                              

 

II. 

               北都曾经不是这样的。

              郁郁葱葱的树之仙都,少年时代的李珍基曾经在此穿行。他穿鲜亮的衣服,狐狸和蝴蝶蹭过他的衣角,金基范将沐浴过晨光的花朵别在他衣领上,崔珉豪在树枝间掠过仿佛一只矫健的鸟,李泰民跟他肩并肩挽着手,金钟铉坐在树枝上晃悠着腿,笑眯眯地扔给他一壶蜜酒,诘问他“你又把我们的小王子拐跑了?”

               那是金钟铉的北都。如果人类的铁骑、蒸汽和火药未曾侵袭,那将是金钟铉和李泰民的北都。

               北都陷落的时候整个大陆的精灵一同悲鸣。他们是和天地共生的种族,每一者都来自天神边的白树,意识在宇宙深处紧密相连。当他们感受到金钟铉的灵魂离开这个世界回到白树身边时,一个种族的意识都为之恸哭。

               很少有人类知道金钟铉的死因。被天神亲吻过的种族,人类的法术无法使其消弭,被钢铁的刀剑刺穿也可以花时间痊愈,他们只会因破碎的心和绝望的灵魂而死。

               就像彼时金钟铉看着自己的北都陷入火海,沉默了千万年的神圣的树木倒塌,噼啪作响地焚烧呻吟,飞鸟坠下,走兽四散,血液染红土地,护城河水都是腥的。

               李珍基想自己是明白老金的。他们一起长大,所以他明白以身殉城本来就是一名王子的信仰。但在那些屈辱和曲折的逃亡之中,他还是有很多个瞬间希望自己那时候随金钟铉而去。

               他觉得自己不是不够心碎。只是当时他身边的人以同样心碎的眼神看着他,他就觉得自己还得再撑一会儿。

               够了,失去的已经足够了。

 

III.

               李泰民坐在南都译事厅。叫得上名的精灵城主与领主与他一同围坐在南都明镜般的圣湖边。

               他只觉得这地方荒谬极了。

               “李珍基是待罪之身。”

               “他去哪里了?是去向人类谋求归属了吗?他本来就是和人类交往密切的。”

               “我无法想象我们如何重新接纳他。”

               “他还能被视为精灵吗?”

               太荒谬了,李泰民都笑了。他将转而看向圣湖无波的水面与倒映的明月,心无旁骛地走神,想着遥远地方的李珍基是否也被同样的月光照耀着。

               在其他与会者看来,那是一个朦胧飘忽令人捉摸不透的笑容。

               北都的小王子在城破后迅速的成长,如今坐在这里,虽然资历最浅且没有自己的领土,气场却不输在座任何一位。到底是谈论他的血亲,他的人,东陆的领主觉得这样问罪的话题掠过正主不是很妥,遂打了一个手势平复湖边的议论,向李泰民点点头,示意他可以说话。

               李泰民定了定神,觉得自己一股杀意已经要腾到头顶,显示在脸上,却是一个礼数周全优雅自持无懈可击的镇静的表情。

               “我之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的确,李珍基是最早与人类进行接触的精灵之一,也是主张接触的变革派,甚至是邀请人类学者来北都做客的人。但是,人类侵略与最开始进不进行接触没有联系。哪怕我们将北都用结界锁起来,该发生的战争还是会发生的,这是时代的变革。战争起始于人类政治家的贪婪,而不是人类诗人来北都唱歌。这个罪从最开始就不成立,让诸位用这样莫须有的罪名审判他和放逐他,是我为了诸位能够接纳失去家园的北都子民,理解诸位的震惊和我们共通感到的屈辱,能做出的最大的让步。”

               “他虽然现在不知所踪,但我深知他在用自己的力量为北都而战。没有人比他更爱北都,没有人比他更了解人类,没有人比他更秉承美德,而他也深知自己作为北都最优秀的战士和术士的责任。”

               “这个议题没有必要在讨论了。他是北都的英雄,是为了北都的荣耀和北都精灵的归属流离失所。以我们的美德看来,他比我更要高贵。就算他堕落成灵魂破碎的精灵,甚至就算他和人类混在一起,他也是北都的人,由我决定去留和罪责,和诸位……有什么关系?”

               “我希望诸位知道,与他为敌即是与北都为敌。伤害他即是伤害我。”

               这话说得掷地有声,而且狂妄极了。

               之前的北都新王都是用一张令人无法拒绝的天真的脸巧妙地将这个话题越过去,这么强烈地带着杀意和冷酷的笑容强硬地表态,还是第一次。

               这甚至是他作为寄人篱下的王子在这个议事场合首次出尽这样的风头。

               气氛忽然像圣湖无波的水面一般冰冷。

               他当然知道达成自己了解这件事情的目的,理直气壮到平静地威胁会比他现在真情实感的愤怒有效得多。但这事关一个已经收到足够多伤害而依然以德报怨的人,还是他放在心间和精神力的另一端在乎的人,他还没有修炼到能够保持镇定,只能把阵势做大拍案以争。

               他站了起来,双手合十举过头顶,行了一个精灵意义的大礼:“北都由衷感谢诸位对于夺回北都提供的帮助。待我们回到都城,一定尽我们所能地回报诸位的援手。”

               这么大的礼是应该回复的。

               东陆的领主突然笑了。他看出来了李泰民的意思,便合十手掌在胸前,回了这个礼。

               他毕竟是这里资历最高的精灵之一,带头一做,其他的与会者也反应过来。

               东陆的领主缓缓地说:“我们的灵魂都与圣树相连。”  

               ——我们在宇宙的深处浑然一体,每一位同胞都是血亲,理应倾全力相助。

               “白树不朽。”李泰民说。

               “白树不朽。”

               

IV.

               东陆的领主叫金烟雨。

               金烟雨邀请李泰民在圣湖上泛舟。

               云舟木的树叶在纯血精灵的法术中化作扁舟,李泰民和金烟雨站在树叶上,沐浴明月。

               没有很多人知道金烟雨其实与李珍基交往密切,就像没有人知道金烟雨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个惊世骇俗的让精灵扮成人类卧底的荒唐计划,并且支持了它。李珍基是他的徒弟,而且可能是他最骄傲的徒弟。而他也是少数知道李珍基对李泰民的真实感受的人,看李泰民如同看自己嫡系的家属,褪去议事厅作为领主的威严后,眼光里都是揶揄的慈爱。            

              “你都准备好了?”他笑着问李泰民。“准备好了才敢这么说吧?”

              而李泰民对金烟雨,多少有一种面对长辈的窘迫,议事堂上的桀骜不驯荡然无存,小声说:“是的。”

              “比想像中要快。发生了什么?”

              “金钟铉的灵魂宝石依然在北都……还有一个巨大的、难以想象的几乎不可能的法术刻印。”

              “哦。”金烟雨转瞬懂了。金钟铉是这个时代最优秀的法师之一,他殉城惨烈,但也令人疑惑——那感觉太轻易了,而那个级别的法师倾尽灵魂的力量,大约是能让山崩地裂江河逆流的。

              他突然不是很担心了。家国天下的担子稍微松了一点,他就可以话一点家常。他询问:“是珍基发现的吗?他怎么样?”

              被问到了这个问题的李泰民几乎有点委屈,但定了定神,说:“这是他传回来的最后的消息了。距离太远了,北都人类的气息太重了,还有人类术士的结界,明月的力量到不了那里,我几乎感觉不到他。但是……”

              他说着,几乎无意识地抬起自己的左手,那里有一个逐渐变深的痕迹,一枝虬结的花骨。

              金烟雨看到这个痕迹简直是惊了。

              他已经快一百年没有经历过出他所料的事件了。

              “你们……刻骨了?”

              “是。本来应该是在城主的见证下嘛,但是二哥已经魂归白树了。打算这次回到北都补一个仪式吧。”李泰民说得很平静,丝毫看不出来这是一个一生一次奉献灵魂的契约,而且对他这个年纪来说,实在是太早了一点。

              刻骨——缔结灵魂,骨血相连,将生命锻造在一起,精神力系成纽带,死后共同走回天神边,成为白树上相邻的树叶。

              大概是活着的人所能做的最深的承诺。

              好吧好吧。金烟雨压下心头作为长辈想说的一二三四句,将注意力拉回更值得注意的地方:“从你们的刻印看来,他现在可能不太好。”

              ——刻骨的印痕与灵魂的力量直接相关。李珍基刚赴北都的时候,李泰民手腕上的花骨浅白地近乎透明。它现在已经接近暗红色了。

              “所以我着急去。说实话我能感受到的他的精神力……要感受到他越来越难了。烟雨神,我真的怕来不及啊。”

              这话说的金烟雨遍看世间数千年也觉得有点不忍心,甚至想去摸摸李泰民的头。但他看过数千年睿智的眼神让他说了更正确的话:“你有没有想过更坏的打算?你知道灵魂的伤害几乎不可逆。他每做一件有悖我们美德的事情,每做一件让他自己不认可的事情,说的每一个谎,杀的每一个人,甚至吃的每一口人类的食物,都在伤害他的灵魂。”

              “跟他分担呗。”李泰民不在意地耸耸肩,“都刻骨了,我可以把他承受的伤害转到我身上,我大概比他更纯血一点,承受力理论上来说要大于他。而且我不觉得二哥会没有办法的。我觉得他在那个命悬一线的,最后的时候,留下的法术应该是他一下就能想到的、最擅长、跟他灵魂出于同源的那种,一个创造或治愈的法术。回到北都,都好说。”

              金烟雨欲言,但想了想金钟铉,又觉得自己什么都不必说。

              金钟铉这个名字在一段长久的时间里代表着安宁、温柔、风神和,奇迹。

              愿白树祝福它的孩子。

 

V.

               李珍基走到北都广场的时候感觉自己就是个强弩之末。他站的很直,目光平静,用宽大的斗篷遮盖住上一个夜晚战斗的痕迹,内在却无法掩饰地几乎在塌缩。有那么一个瞬间,他甚至隐约觉得自己跟李泰民的精神连接微弱到仿佛断裂。

拂晓尚未抵达,晨曦在远处天边从乌云缝隙中透出一点光,李珍基在空无一人的广场抬头看着金钟铉的身体化作的宝石。

               它高悬在北都最中心,散发温柔的湖蓝色微光,却似乎只有李珍基能看到它。

               李珍基觉得自己需要见见故人,才能重新拥有为最终决战再熬十夜心血的底力。

               他找了个墙根坐下。

               只需要见一见就好。

               他心里有根刺未曾对任何人挑明,如今蚕食着他的精神力更胜于人类宫廷的阴谋手段:从他邀请人类吟游诗人穿过精灵结界进入北都、金钟铉高高兴兴地宴请了他们,到北都城破,前后五个月。即使他理智上深知这非自己的责任,也不应该用不合时宜的自责影响判断和水平,但北都是他的城池,魂归白树的人是他年轻的死生师友,这期间即使没有连带关系可能也缠绕着因果。这份内疚快把他吃光了,同时切断了他了结痛苦的所有可能,维持他的基本体征,鞭策他机械地为达成一个目标罔论手段。

               ——夺回北都以安故人之魂。

               他如被囚禁在深渊绝境里没有出路,唯思念可以寥寥疏解孤愤难平。

               湖蓝的光芒仿佛有温度,在精神的世界里应该是切切实实的温暖的。在这个精神力近乎枯竭、骨肉也筋疲力竭抽不出一点力气的时候,李珍基缓缓地周转出一缕精神力,遥远地送进宝石的光芒里。搭上线的瞬间,一份实在的温暖瞬间抚平他的疲惫,如同那年搭上的老金的肩膀传来的热度。

               然后李珍基的瞳孔瞬间收缩了。

               他接收到的来自金钟铉的精神力仿佛一股涓涓细流,他本能地追溯溪流的源泉,却发现那背后是:

               ——万钧洪荒。

               在察觉洪荒般强大不可逆的精神力的瞬间,他的意识突然被拉进了一个别的世界里。他看到参天的树木,花朵和丝绸点缀其间,琉璃的树屋坐落在高处的树枝间。

他在这一刻几乎想落泪,忍不住释放出更多的精神周转其中,想记住金钟铉精神世界里的每一个细节——这地方过于熟悉了,在他有觉睡的时候几乎夜夜出现在梦里,他以为毕生再也无缘一见的北都,精灵的仙都。

               唯一跟原先的仙都不太一样的可能是广场正中心的一口井。

               李珍基的精神逡巡到井口向下张望。

               他愣了一下,然后一瞬间全明白了。

               老金啊老金……

               他想哭又想笑,想当面狠狠涮金钟铉问他干啥不行非得整成这样,又想狠狠抱住他拍他的背称赞他真他妈是天才。

               痛苦令人无法以正常的才智和洞察力回溯事件全貌,悲伤则让人不敢细想故人的模样。可故人风华俊朗,绝代无双,不仅是一名优秀的术士,而且是能够并乐于自己创造术式书写吟唱式的大导师,被整个种族热爱的唱诗人。殉城的确是他能干出来的事儿,但只是殉城,就有那么一点不像他的作风了。

               他们因为悲伤内疚和对故人的尊敬无法像一场正常的冒险那样聚在一起梳理心中疑惑,只能将此心照不宣,但在许多午夜梦回、忽然想起那人已经不在的失落里,他们每一个人都向虚空询问过:为什么非离开不可?我多希望你留下。我们在一起,还会有过不去的坎儿吗。

               一部分的答案在故人心中,另一部分在井中。

               井中有万钧洪荒。

 

VI.

               一个法术常识:与将肉体修炼到极致的武术不同,法术来自精神力,而精神力不会因为施术者死亡而消弭。在很多情况下,诸如诅咒或者祝福之类的法术,会因为施术者的执念,在死后加深效果。

               金基范在西陆的大陆之角吹海风,手里攥着来自李珍基的密件,那里面有需多未曾料想到的原委。

               他跟金钟铉精神力缔结,原本计划是再历练个百十年把李泰民养出来后刻骨。他知悉那个人的思维,所以他都可以想到那时的金钟铉俯瞰北都时的心理活动。

               北都是那个人的殿堂、净土、毕生心血。精灵的城主是一个特别那么回事儿的概念,他们的精神和生命本身都与自己的城相连。他们确确实实与城共存亡。

               彼时人类铁骑兵临城下,火光凄厉夺走明月,城破人亡不可避免,谁都无力扭转乾坤。金钟铉如果死亡便是放弃城池族人兄弟,不死亡便是放弃城主的美德和骄傲,进退都是背离北都,身在一个囹圄死局里。

那是迄今为止金基范经历的最恐怖的时刻,他也觉得再不会有更恐怖的了——他在西海的岛屿上寻觅珍奇,忽然感觉金钟铉的精神一片死寂。

               那是只有最真切的绝望和死亡都无法驱散的深渊的寂静,以至于他在感受到那一刻就因恐慌而颤抖——他深知他已经做什么都没有用了。

               无论任何人做什么都无法拯救这个人的灵魂了。

               但他没有料到天才的金钟铉想了一个天才的主意。

              北都故主用精神世界和城主的资格保存了北都完好时的模样,怀着强大的执念和痛彻骨髓的思念死去,死后精神力暴涨完成了一个灵魂献祭的仪式,将他的灵魂化作纯粹的力量封入井底。

              金基范想明白这点之后几乎乍舌,他想揉捏金钟铉的脸问你小子到底在想什么要不要晃晃脑袋把脑子里的水倒出来,也想真心实意地捧着他的脸亲吻他的额头,说你真的是个天才。

              有关时间的法术全部超高难度,古往今来掌握的不过些须先贤。灵魂献祭不仅是超高难度而且有碍美德,几乎已经失传。而在施术者死后单纯靠强烈的信念完成的法术,这几乎闻所未闻。

              金基范笑了,这比较像风华绝代的精灵王子和法术大导师干得出来的事儿。

              按照李珍基信中所说,井口有一个四方封印,他的精神力刚好能打开一角。信到这里就结束了,但剩下要做什么,不言自明。

              他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准备踏上归程。

              这是熟悉的回家的路,他的脚步也并不沉重,甚至感觉到一种久违的安宁在心里发芽,随着他回城的步伐驱散心中惶惶不可终日。

              如果他们的推论和法术造诣都可信,那么金钟铉的魂灵骨都以某种形式在北都里。换言之,他整个人还在北都里,只不过隔着生死。

              那他还有机会亲手解开封印、送那个人的灵魂回归白树、捧起他的骨肉化做的宝石,这一定是主神对他心中不灭的爱的认可和恩赐。

              那快些走吧,金钟铉在等他。

 

              此刻的崔珉豪在西方的沙漠中骑马飞驰。

              他骑术高超,骑得很快,马蹄扬过尘沙带起劲风,他人却在马背上入定冥想,累积精神力。

              他刚刚群发了三封这样的密函:我们应该养足精神力吧?并相信这样没头没脑的一句问话收信人是能懂的。

              金钟铉自己留好了北都的模板和一个让物体的时间倒流的超高难度超大范围法术,并准备用自己灵魂的力量给它当燃料重启北都,这怎么行呢。

              要献祭灵魂也应该一起啊。这是共同的城池,每个人的此心安处是吾乡,兄弟理应共同承担。

 

VII.

               后来许多的吟游诗传说史书异闻录里记载了那天发生的事情。

               崔珉豪指挥精甲玄铁的精灵武士、金基范带来西方群岛精密的攻城机械、李珍基在城内里应外合传递情报、现任的少城主李泰民携精灵法师,法术的光泽和吟唱将黎明衬得五彩斑斓。

               这已经足够成为一场名垂千古的战役,夺城复仇,以少胜多,和平而长寿的精灵种族重新磨锐刀刃后的精锐尽出,代表百年间的最高水平。

              但而后发生的奇迹令这样教科书般的战法都失色了。

              在人类城主投降的广场上,当年住持了北都故主的葬礼的人分驻四方,吟唱了什么,随后凭空消失不见。

              然后北陆迎接了它见过的最荡气回肠的精神力波动,来自某人倾尽灵魂生命中所有的叹息,和某四个人对许多岁月和许多承诺的信念、追忆和思念。

              千年古树破开地面拔地而起,护城河水重新清澈透明,乌云散尽后,北都迎接了时隔许久的新月。

              月光温柔地洒下,如故城主风神。

              金基范此刻筋疲力竭,浑身都像被针扎着剧痛,喉咙一片腥甜,身上破了不知道多少裂口,全靠对形象的执着才没让自己喷出血来。那是精神力用到枯竭的症状,像他这个水平的人已经很难走到这一步了。

              但某人留下的法术仿佛一个无底洞一样渴求精神力,而他们四个又不肯让故人灵魂受损,几乎把自己的灵魂压上,现在虽然个个都站得好好接受北都精灵的流着泪的欢呼赞美,但都跟晕过去仅有一线之隔。

              唉。他疲惫得连冲他旁边的人笑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但心里释怀的一片,几乎达到了无所求的境界。

              在某一个瞬间,他感受到与自己相连的那一端传来微弱的波动。微弱而微妙,如同蜉蝣点过沧海,但他知道不是他思念成疾的幻觉,因为这是他咬着牙搜刮童年时期累积在意识中的精神力、在心中默念“再见“的时候传来的。

              幸好说出了再见。

              幸好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内心平静而安稳,就像在那个人身边时那样。

              幸好送他完好无损地魂归白树。

              如果不出意外,他还有千年的生命,才能到白树下说那句“又见面了”。

              幸好知君仙骨无寒暑,令人期待千载相逢犹旦暮。

 

VIII.

               年轻的北都史官问金基范,最终的那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法术,应该起什么名字。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色掩不住瞄向金基范。他很年轻,刚刚随着北都回到精灵世界上任,很没个成熟史官的样子,想看看拯救了北都的人之一是什么模样。

               金基范说你让我想想。

               这一想就想过了一个重要而繁复的仪式,即使在战后修正的一切从简里也准备了许多天。他们为城主举行了符合规格身份的真正隆重的葬礼,一个城池的人低声吟唱赞美诗和安魂曲,歌颂他人如霁月光风,北都生死肉骨都因承蒙他恩;有满月的悼念和仙骨木的花朵簇拥他留下的宝石,埋进城中最古老的树下,回归大地树木天地间。

               城主传给了四个人。他们被老金安排得明明白白,万万没想到自己在解开封印的瞬间就已经跟北都签订了卖身契,将用毕生心血和爱守护建造它,连同老金的那一份一起,心驰神往,心甘情愿。

              这当然不合规矩,前无古人,造成了南都圣湖边一些争议,被金烟雨悠悠一句话化解:

              “时代在变革,命数在改变,而他们注定站在尖峰开创时代。”

              金钟铉写过的许多吟游诗被人传颂,有一首大约是他在某个转身的时刻看到分别的未来,于是写下了《在我们的春天到来之前》。

               金基范在北都树木新张的枝桠下对小史官说,就叫“逢春”吧。

              他走时承载了所有一切的绝望,如同冬将军披上亘古不停的风雪。

              他走后,春天到来。





09 Jun 2018
 
评论(9)
 
热度(32)
© 清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