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都人,现居米国,曾居霓虹/爱尔兰,科研人员+攻城狮,学术领域(?)包括神经科学+认知心理学+医学+机器学习+嵌入式传感器系统+人机交互,沉迷于哲社历史。弹琴的。酒饕烟枪,枪迷刀痴,以色列格斗术玩家。游戏狗+足球狗+嘻哈听友。宝利来+lomo+diana玩家。耳机宅。会调酒,一个厨子,洁癖+整理强迫症。

这里主要放文,领域包括:
足球,5HINee,单机游戏和OW,中国嘻哈,有时有一些动画/漫画。
App置顶中可以看到作品集。

谢谢你的停留:D。
 
 

【民温】仙骨如树 试阅3-4

虽然我快把自己浪死了,虽然我今天应该睡不了觉,但我还是,想摸鱼写这个233。

映射队长从去年八月到今年四月的这段故事。

烟雨神友情登场233

二哥虽然不在,但他已经成为本作最强辅助233

依然还没有肉233。下次我说什么也要开车啊啊赶紧magically一切都解决吧233


III.

               李泰民坐在南都译事厅。叫得上名的精灵城主与领主与他一同围坐在南都明镜般的圣湖边。

               他只觉得这地方荒谬极了。

               “李珍基是待罪之身。”

               “他去哪里了?是去向人类谋求归属了吗?他本来就是和人类交往密切的。”

               “我无法想象我们如何重新接纳他。”

               “他还能被视为精灵吗?”

               太荒谬了,李泰民都笑了。他将转而看向圣湖无波的水面与倒映的明月,想着遥远地方的李珍基是否也被同样的月光照耀着。

               在其他与会者看来,那是一个朦胧飘忽令人捉摸不透的笑容。

               北都的小王子在城破后迅速的成长,如今坐在这里,虽然资历最浅且没有自己的领土,气场却不在任何一个层面匮乏。到底是谈论他的血亲,他的人,东陆的领主觉得这样的议论掠过正主不是很妥,遂打了一个手势平复湖边的议论,向李泰民点点头,示意他可以说话。

               李泰民定了定神,觉得自己一股杀意已经要腾到头顶,显示在脸上,却是一个礼节和美观上都无懈可击的镇静的表情。

               “我之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的确,李珍基是最早与人类进行接触的精灵之一,也是主张接触的变革派,甚至是邀请人类学者来北都做客的人。但是,人类侵略与最开始进不进行接触没有联系。哪怕我们将北都用结界锁起来,该发生的战争还是会发生的,战争起始于人类政治家的贪婪,而不是人类诗人来北都唱歌。这个罪从最开始就不成立,让诸位用这样莫须有的罪名审判他和放逐他,是我为了诸位能够接纳失去家园的北都子民,能做出的最大的让步。”

               “他虽然现在不知所踪,但我深知他在用自己的力量为北都而战。没有人比他更爱北都,没有人比他更了解人类,没有人比他更秉承美德,而他也深知自己作为北都最优秀的剑客和术士的责任。”

               “这个议题没有必要在讨论了。他是北都的英雄,是为了北都的荣耀和北都精灵的归属流离失所。以我们的美德看来,他比我更要高贵。就算他堕落成灵魂破碎的精灵,甚至就算他和人类混在一起,他也是北都的人,由我决定去留和罪责,和诸位……有什么关系?”

               “我希望诸位知道,与他为敌即是与北都为敌。伤害他即是伤害我。”

               这话说的狂妄极了。

               之前的北都新王都是用一张令人无法拒绝的天真的脸巧妙地将这个话题越过去,这么强烈地带着杀意和冷酷的笑容强硬地表态,还是第一次。

               这甚至是他作为寄人篱下的王子在这个议事场合首次出尽这样的风头。

               气氛忽然像圣湖无波的水面一般冰冷。

               李泰民决定把这件事了结。

               他站了起来,双手合十举过头顶,行了一个精灵意义的大礼:“北都由衷感谢诸位对于夺回北都提供的帮助。待我们回到都城,一定尽我们所能地回报诸位的援手。”

               这么大的礼是应该回复的。

               东陆的领主突然笑了。他看出来了李泰民的意思,便合十手掌在胸前,回了这个礼。

               他毕竟是这里资历最高的精灵之一,带头一做,其他的与会者也反应过来。

               东陆的领主缓缓地说:“我们的灵魂都与圣树相连。”  

               ——我们在宇宙的深处浑然一体,每一位同胞都是血亲,理应倾全力相助。

               “白树不朽。”李泰民说。

               “白树不朽。“

               

IV.

               东陆的领主叫金烟雨。

               金烟雨邀请李泰民在圣湖上泛舟。

               云舟木的树叶在纯血精灵的法术中化作扁舟,李泰民和金烟雨站在树叶上,沐浴明月。

               没有很多人知道金烟雨其实与李珍基交往密切,就像没有人知道金烟雨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个惊世骇俗的让精灵扮成人类卧底的荒唐计划,并且支持了它。李珍基是他的徒弟,而且可能是他最骄傲的徒弟。而他也是少数知道李珍基对李泰民的真实感受的人,看李泰民如同看自己嫡系的家属,褪去议事厅作为领主的威严后,眼光里都是揶揄的慈爱。            

            “你都准备好了?“他笑着问李泰民。”准备好了才敢这么说吧?“

              而李泰民对金烟雨,多少有一种面对长辈的窘迫,议事堂上的桀骜不驯荡然无存,小声说:“是的。”

            “比想像中要快。发生了什么?”

            “金钟铉的灵魂宝石依然在北都……还有一个巨大的法术刻印。”

            “哦。”金烟雨转瞬懂了。金钟铉是这个时代最优秀的法师之一,他殉城惨烈,但也令人疑惑——那感觉太轻易了,而那个级别的法师倾尽灵魂的力量,大约是能让山崩地裂江河逆流的。

                他突然不是很担心了。家国天下的担子稍微松了一点,他就可以话一点家常。他询问:“是珍基发现的吗?他怎么样?”

                被问到了这个问题的李泰民几乎有点委屈,但定了定神,说:“这是他传回来的最后的消息了。距离太远了,北都人类的气息太重了,还有人类术士的结界,明月的力量到不了那里,我几乎感觉不到他。但是……”

                他说着,几乎无意识地抬起自己的左手,那里有一个逐渐变深的痕迹,一枝虬结的花骨。

                金烟雨看到这个痕迹简直是惊了。

                他已经快一百年没有经历过出他所料的事件了。

                “你们……刻骨了?”

            “是。本来应该是在城主的见证下嘛,但是二哥已经魂归白树了。打算这次回到北都补一个仪式吧。”李泰民说得很平静,丝毫看不出来这是一个一生一次奉献灵魂的契约,而且对他这个年纪来说,实在是太早了一点。

            刻骨——缔结灵魂,骨血相连,将生命锻造在一起,精神力系成纽带,死后共同走回天神边,成为白树上相邻的树叶。

            好吧好吧。金烟雨压下心头作为长辈想说的一二三四句,将注意力拉回更值得注意的地方:“从你们的刻印看来,他现在可能不太好。”

            ——刻骨的印痕与灵魂的力量直接相关。李珍基刚赴北都的时候,李泰民手腕上的花骨浅白地近乎透明。它现在已经接近暗红色了。

            “所以我着急去。说实话我能感受到的他的精神力也越来越弱了。烟雨神,我真的怕来不及。”

            这话说的金烟雨遍看世间数千年也觉得有点不忍心,甚至想去摸摸李泰民的头。但他看过数千年睿智的眼神让他说了更正确的话:“你有没有想过更坏的打算?你知道灵魂的伤害几乎不可逆。他每做一件有悖我们美德的事情,每做一件让他自己不认可的事情,说的每一个谎,杀的每一个人,甚至吃的每一口人类的食物,都在伤害他的灵魂。”

            “跟他分担呗。”李泰民不在意地耸耸肩,“都刻骨了,我可以把他承受的伤害转到我身上,我大概比他更纯血一点,能担不少呢。而且我不觉得二哥会没有办法的。我觉得他在那个命悬一线的,心、心碎的时候,留下的法术应该是他一下就能想到的、最擅长、跟他灵魂出于同源的那种,一个创造或治愈的法术。”

            金烟雨欲言,但想了想金钟铉,又觉得自己什么都不必说。

            金钟铉这个名字在一段长久的时间里代表着安宁、温柔、风神和,奇迹。

            愿白树祝福它的孩子。


06 Jun 2018
 
评论(4)
 
热度(12)
© 清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