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是清鸣。帝都人,现居米国,攻城狮+程序员,然而沉迷于社会学和历史。弹琴的。酒饕烟枪,枪迷刀痴,最近在学以色列格斗术。游戏狗+足球狗。宝利来玩家。耳机宅。会调酒,一个厨子,整理强迫症,喜欢买厨具/文具/生活用品。风流客,情种,容易不寿的那种。
微博主号:@清鸣_猫_阿九_大麻赵
刷球号:@清鸣-猫-阿九-专刷足球

这里主要放文 + 刷足球。
荷兰国家队主队五百年不动摇!几乎一切对足球的爱都来自于对破荷的爱233。
俱乐部主队基本是渣团和破车,还有国安。对于竞竞、巴黎和大矿有源自于球员的爱。
基本是“足球球迷”,踢得好+精神专业的球员和具有凝聚力的队伍,我都喜欢的233。

谢谢你的停留:D。
 
 

【橙軍】寫在世預賽開賽以前

喜欢十年间的时空轮换和角球点上的庆祝(?)的描写…………请求小破橙能进杯赛小组赛😂😂😂

Rossoneri:

寫於2016.09.05



最近我時常夢到幾個畫面。


周圍都是噓聲,只有一個微小的聲音在耳邊對我說:“繼續踢下去,能踢多久就多久,嚇死他們。”
於是我穿過更衣室,走過一群也許不再相信我的人們背後,習慣性地親吻我的左臂,儘管現在已經沒有了藍色袖標。


我被一陣嘈雜喚醒的時候手邊有一份體育週報,一篇佔據了半個版面的球評被紅色的線條歪歪扭扭地劃出了結語,咖啡漬又遮蓋了幾個字——當34歲的…遇上24歲的自己,他是否能對著年輕的樣貌說,‘我能像你一樣,為我的球隊拼到最後一刻’?


我感到頭痛,隨後歡呼聲像地震般鋪天蓋地襲來,不斷震蕩。我小腿上有碎草,橙色的球衣和白色的球褲上都是污痕。我跪在角球點的旁邊,四面八方用瘋狂的動作撲住我,狂嚎如大雨降落在我淚眼模糊的視線里。


最後我清醒,冷靜自持的平靜。
即使是目睹了無比糟糕的賽況和誇誇其談的盲目自信也無礙。


是的,我知道,終有一天,預製戰術,假動作,都無法晃過對方冷硬的防線,經驗再也無法戰勝體力。


但我也知道,即使拼到額角流血,小腿抽筋,那些曾經站在功勛隊史上的人,還是保有最初的熱情,不約而同地選擇扛著整支球隊前進。


同齡的球員有的已經退出。我現在能看見的他們,卻依然能居於主力。
他們是橙衣時代的棍客啊,只是執著地為了一份召喚,螳臂當車地在對抗著時代巨輪。


我為此請求世界,請讓他們,看見未來曙光中的橙色吧。

12 Jan 2017
 
评论
 
热度(3)
  1. 清鸣Rossoneri 转载了此文字
    喜欢十年间的时空轮换和角球点上的庆祝(?)的描写…………请求小破橙能进杯赛小组赛😂😂😂
© 清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