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都人,现居米国,曾居霓虹/爱尔兰,科研人员+攻城狮,学术领域(?)包括神经科学+认知心理学+医学+机器学习+嵌入式传感器系统+人机交互,沉迷于哲社历史。弹琴的。酒饕烟枪,枪迷刀痴,以色列格斗术玩家。游戏狗+足球狗+嘻哈听友。宝利来+lomo+diana玩家。耳机宅。会调酒,一个厨子,洁癖+整理强迫症。

这里主要放文,领域包括:
足球,5HINee,单机游戏和OW,中国嘻哈,有时有一些动画/漫画。
App置顶中可以看到作品集。

谢谢你的停留:D。
 
 

【守望先锋】不打仗的时候我们都在干什么,07

毕竟是中国人/doge

BADNOODLES:

  00


  如果在规定时间之前干完正事又没有督察人员监督,那么请务必抓紧时间享受一把休闲时光。


  


  01


  “哈娜,”莫里森义正言辞地说,“我一直都想说,你知道我们还在任务……”


  “但是任务已经结束了呀!”宋哈娜说,并把热狗塞到莫里森手里,“那个帮会全军覆没,收尾工作是警察的事,温斯顿说飞行器后天才到,所以这两天我们就可以放松呀!”说完她两眼发光奔向莫里森身后,的手办专卖店。


  杰克·被勒令不许带枪也不许穿76运动服·护目镜和面罩损毁只能靠墨镜遮脸·一身休闲装全由宋哈娜挑选·莫里森,拿着小姑娘递给他的热狗,想了想也只能认命跟上去。


  解决帮派的任务对莫里森来说向来没什么大麻烦,单枪匹马一个人的时候都可以单挑一个死人帮,更何况现在还有队友。


  所以说,七天的任务时间明显多了。


  但他们还是得在英国待七天。因为温斯顿说飞行器出了故障,没法在他们完成任务的当天来接人。


  宋哈娜当即愉快地表示没关系他们可以等。


  隔天莫里森就被小姑娘拽上了街。


  跟着莫里森就意识到宋哈娜积极要求要到英国来就是有所预谋的,她有个牛皮纸本子,上面记满了吃喝玩娱购等等各种笔记。


  笔记本上的字儿一看就是莉娜的手笔。


  “你们这些年轻人。”


  跟着宋哈娜坐到中餐馆里时莫里森叹息着说。


  宋哈娜笑眯眯地往他嘴里塞了个油炸的面皮包肉馅的小点心。


  “嗨呀!难得有时间,好好放松不好吗老爹?”宋哈娜说。


  在莫里森针对“老爹”一词准备反驳之前,服务生已经把他们点的食物送上来。


  离开那个街区老远之后哈娜才开始义愤填膺表示压根没有美做得好吃。


  莫里森叹了口气。


  “你以为周女士在南极科考站那么多年的食物是谁制作的?她可是中国人啊。”莫里森一本正经地说,“那家店的厨师明明都不会说中文。”


  “南极科考站的中国人要自己做食物吗?”宋哈娜有些惊讶,“美的日记里可没说!”


  “她当然不会说,因为那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日常生活。”


  “……她倒是有说中国人会在科考站种植蔬菜。”


  “毕竟是中国人。”


  


  02


  远在直布罗陀的周美灵女士打了个喷嚏。


  


  03


  总而言之,等待飞行器到来的这两天,莫里森被宋哈娜拽着逛遍了莉娜笔记本上的大街小巷。


  包括孟达塔的纪念雕塑。


  似乎无论是不是纪念日,总会有人在那个角落摆上照片和鲜花。


  第三天上午,莫里森收到温斯顿的信息,飞行器将在凌晨一点二十抵达联络点,他们会尽快回到直布罗陀,因为四点钟飞行器得载着另一个小队到埃及去。


  于是宋哈娜愉悦地说他们还有一下午的时间可以逛逛最后那条他还没去过的商业街。


  除了叹气莫里森不知道自己还能干吗。


  他都已经默认哈娜管他叫“老爸”了——这姑娘还伙同卢西奥和詹米森一起这么干。


  英国总是多雨。


  这一天他们基本就是走在小雨里,等到雨变大,宋哈娜拉着莫里森躲到一处屋檐下。


  莫里森看着连绵不断的雨,突然想起之前他和莱耶斯也是下雨天在超市门口打架,虽然法芮尔没看见,但是影响还是不好,以后这种冲动的事尽量少做。又不是没有揍莱耶斯的机会,大不了给那王八蛋来两枪。


  虽然莫里森自己也知道开枪这回事他是真做不到。


  他想叹气,并且真的叹了。


  跟着就被戳了脸。


  一转头就看见宋哈娜仰着头看他,一手艰难地拿着两只冰激凌。


  莫里森连忙把冰激凌拿过来。


  他想去拿白色的那个,哈娜固执地递给他粉红色的。


  难道不是小女生更喜欢粉色?


  莫里森还是把冰激凌接过去。


  “你说下雨天吃冰激凌不会感冒吧?”宋哈娜说,一面说一面舔冰激凌。


  你都在吃了你还问这个?


  莫里森说:“不会。”


  然而他盯着手里的粉红色没法下嘴。


  “莉娜说吃甜食心情会变超好。”宋哈娜突然说。


  莫里森转头看她。


  他比小姑娘高差不多两个头,转过头来视线向下,可以看见她尖尖的鼻子,发帘遮住了眼睫毛。


  宋哈娜看上去像在专心致志舔冰激凌,实际上她有点忐忑。


  旅行建议是齐格勒博士提的,购物计划是莉娜定的,循循善诱是法拉妈妈要求的,然而一切都要她来执行。


  “因为莫里森是你在组织里的监护人,并且你年纪最小。”


  所有人都这么说。


  所以意思就是老爹对小孩子很没辙吗?那干嘛不让詹米森去?詹米森有的时候比她还像个孩子!


  想想宋哈娜也觉得这想法有些诡异,要让詹米森和莫里森两人来,估计他俩都会疯。


  宋哈娜想叹气。不过还是憋住了。


  她郁郁地转头去偷瞄莫里森,随即发现对方似乎正在看他。


  湛蓝色的眼睛藏在茶色的镜片底下,看上去没那么突兀,但依旧显眼。


  “怎么了?”小姑娘心里打了个突,不过还是努力笑起来问。


  莫里森盯着她看了好几秒,最终叹了口气,腾出手揉她脑袋,之后转头直视前方。


  并面不改色咬了一口冰激凌进嘴里。


  即使是冰激凌也能看出被咬过后的一大缺口。


  宋哈娜抿了抿嘴,最终没说话。


  


  04


  手机在嚷嚷。


  不是电话而是简讯。


  简讯一条一条接踵而至,铃声响个不停。然而安吉拉正在浴室里致力于把自己身上的泡沫冲洗干净。


  等到她穿好浴袍出来,铃声已经停下一分多钟。


  她划开手机,发现全是莉娜的信息。


  她看了看墙上的挂钟,现在还早着呢,他们入夜才上飞行器。


  安吉拉擦着头发把信息打开,发现全是照片。


  照片里全是被偷拍的莫里森。


  大概能看出是这样的故事:莫里森在吃冰激凌,粉红色的;莫里森把冰激凌啃脸上了,鼻子上沾了粉红色的玩意儿;粗犷的吃法让士兵糟了报应,他皱起眉头似乎有些不好受;莫里森蹲在地上痛苦地敲脑袋,手里是半截裹冰激凌的华夫饼,哈娜心疼又好笑地和他合了影。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大概是戴草帽的莫里森,戴酒瓶底眼镜的莫里森,换了身休闲服总算看出当年杰克影子的莫里森,生无可恋戴猫耳发卡的莫里森。


  安吉拉转手把照片们转给巴心巴肝等消息的其他女士们。


  


  05


  莫里森发现,最让他糟心的不是运载目标停滞不前,也不是间歇性抽风的个别战友,甚至不是源源不断的任务和敌人,而是在他身心俱疲回到基地准备先吃饭再休息,结果发现冰箱旁的照片墙上贴着此前被迫拍的生无可恋猫耳照,照片底下还有一串儿队友们留下的“哈哈哈”或者“和你很配”的那一瞬间。


  百感交集十脸复杂。


  莫里森觉得他得做点什么,必须得做点什么。


  他盯着所有一串评论中字体最为眼熟内容最为讥讽那条,几乎已经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06


  辗转从艾米丽处得到莫里森丢脸合辑的莱耶斯已经打算睡了,然而莫名的感觉让他无法入眠。


  他挨到第二天早上,面色奇差晃去厨房寻找食物。


  他取出早些时候他收在保鲜盒里的食物,打算热一热解决它们,然后他看到照片墙上多出了一张新照片。


  照片上的人应该是他,但莱耶斯拒绝承认照片上那货是他。


  他没穿过粉红色的衣服,还HalloKitty那种图案的,他也没做过那种蠢到家的比心动作,他更没在头上放那种猫耳的装饰品!


  


  07


  死神的怒吼响彻监测站。


  莫里森把新买的衣服叠好放到柜子里,之后抽出枪等着嚎啕的人把他的门砸开。



23 Sep 2016
 
评论
 
热度(125)
  1. 最爱小鹰法芮尔BADNOODLES 转载了此文字
© 清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