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是清鸣。帝都人,现居米国,攻城狮+程序员,然而沉迷于社会学和历史。弹琴的。酒饕烟枪,枪迷刀痴,最近在学以色列格斗术。游戏狗+足球狗。宝利来玩家。耳机宅。会调酒,一个厨子,整理强迫症,喜欢买厨具/文具/生活用品。风流客,情种,容易不寿的那种。
微博主号:@清鸣_猫_阿九_大麻赵
刷球号:@清鸣-猫-阿九-专刷足球

这里主要放文 + 刷足球。
荷兰国家队主队五百年不动摇!几乎一切对足球的爱都来自于对破荷的爱233。
俱乐部主队基本是渣团和破车,还有国安。对于竞竞、巴黎和大矿有源自于球员的爱。
基本是“足球球迷”,踢得好+精神专业的球员和具有凝聚力的队伍,我都喜欢的233。

谢谢你的停留:D。
 
 

EVEN 平局 (CrisKa)

居然更了!QAQ 文风淡淡的又很戳心太棒了…

北丞Andalucía。:

好久没更了呵呵呵呵


上一篇走这里:http://ashinwzy.lofter.com/post/31139a_736408b





SIDE A


你在傍晚准时到达了餐厅,走进门的时候看见Benzema在对你挥手。你笑着走过去,他站起来拥抱你,说好久不见。


你说,好久不见。


在马德里的时候,他就喜欢戴很奇怪的帽子,现在也还是。你咧嘴笑笑,他问你笑什么,你说没什么,觉得见到他很高兴而已。


你坐在他的对面,吃饭的时候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你们聊里昂的阳光耀眼,聊米兰的小雨纷飞,聊奥兰多的终年炎热,就是绝口不提在马德里的四年。


一顿饭的时候倒是过得也快,饭后他提议找个酒吧坐坐。你婉言拒绝了,你说明天一早的飞机,你想要早点回酒店休息。他也没再坚持,告别前很用力地拍了你的肩。


他说,“Kaka,这几年,你到底在想些什么。”


这不是个问句,但是你还是听出了他语气里的质问。你张了张口,却也只是摇摇头,说了一句,“Karim,有空带着孩子来奥兰多玩。”


“Ricky,保重。”


“Karim,你也是。”


其实你不是明天一早的飞机,如果你愿意你可以一直留在马德里,你只是随便找了个借口想一个人走走,你不知道自己想去哪儿,但是这个城市的每个角落都有你熟悉的气息,闭着眼睛也不怕迷路。


不知不觉地你走过了那栋房子,门前的路两旁是郁郁葱葱的树。你离开了这么久,这个地方像是从来没有变过。漂亮高挑的女孩牵着一条大狗跑过,一对白发苍苍的老夫妻手挽手走过。你想到自己也曾拥有过幸福的生活、儿女双全的家庭,可是你把这一切都丢掉了。你不敢说自己现在很快乐,但你起码不后悔。


这就足够了,你对自己说,其实很多人穷尽一生所追求的,不过就是不悔。




SIDE B


晚饭过后你出门跑步。这种趋向于老年人的生活状态不止一次地被你的前队友们吐槽过。你买了皇家马德里的季票,每一次伯纳乌的贵宾席都有你的身影。你的生活不再是媒体追逐的焦点,足坛每年都有优秀的运动员浮出水面,你觉得自己已经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只是走在路上,时不时会被陌生人叫住,他们说,对不起打扰了,但是Cristiano,我真的很喜欢你。你会笑着跟他们说谢谢,感谢他们继续支持皇家马德里。


夕阳余晖下的马德里明艳动人,徐徐吹过的微风让你觉得心情舒畅了很多。


这条路很安静,这也是你当初选择在这里安家的原因,有时外界的声音过于喧嚣,你也需要时间来平静自己的内心。


正当你系好鞋带站起身准备开始热身的时候,一辆车从你身边飞驰而过,前面不远处正在过马路的行人也不知在犯什么呆,竟然不知道躲避,直直地看着那辆车冲自己开过去。


好在车主刹车很及时,你隐约听到了两句辱骂的话,大约是“神经病寻死也别撞我的车”之类。你快步跑过去,想要看看那个人是否受伤。


那人大概也知道自己不该在马路中间发呆,于是不住地道歉,司机骂骂咧咧地走了,你也正好走到他身边。


你没有想到是他。白衣黑裤,身形修长。


你本来想问他是否有事,话到嘴边却变成了,”Ricky,你怎么在这里?”


你显然也没有预料会碰到你,表情有些意外地说,“我和Karim吃完晚饭后想随便走走。就走到了这里。”他顿了顿,又说了一句,“你还没有搬家?”


你笑笑,“快了。Junior马上要到美国上学,那边正在有人帮忙找房子。”


他点了点头。然后便是两厢无话,还是你先打破了现下有些尴尬的气氛,“要不是Karim告诉我,我都不知道你人在马德里。”


他道,“没什么,我只是转机路过,不会在这里太久。”


你说,“嗯。来家里坐坐吧,我们很久没见了。”


他轻声说了句好。




SIDE A


你跟着他进了家门。


很多年过去了,他家的装潢并没有太大改变。白色的墙,简洁的沙发,墙上的三张照片是他三夺欧冠的最好证明。


他有点手足无措地把你让到沙发上,然后问你想要喝些什么,还没等你回答,他便自言自语地说喝茶吧,还是喝茶吧,喝茶挺好的。


你说,Cris,这么久没见了,你不陪我喝两杯吗?


他抬头看了看你,说,Ricky,你知道我很容易喝醉的。


你想了想,说道,喝醉了也不会有事,没关系。说罢你低头,看着他家的地毯,等到你再次抬起头时,他已经拿了两只酒杯和一瓶酒坐在你的旁边。


你看着他沉默地倒酒,液体顺着杯子的边缘流淌,慢慢没过杯中的冰块。


你说Cris,够了,不要喝那么多。


他才好像晃过神一般停下了倒酒的动作,然后盖上瓶盖,把酒瓶放在一边。


你举起酒杯看向他,“敬再次相遇。”


他拿起酒杯碰上你的,“再次相遇。”


碰过杯之后你发现自己想说些什么,但还是住了嘴。你看着他沉默地盯着酒杯,你突然觉得那些年他在伯纳乌流下的眼泪比杯中的酒更加晶莹。


还是他先打破了沉默。他说,“这些年你怎么样?一直长住美国,也不见你回来看看。”


你有点自嘲地笑笑,说道,“奥兰多很好,在那里踢了几年球也习惯了。孩子们喜欢迪士尼,所以也就不走了。”


他听了你的话,点点头,听声音有点委屈,“你怎么不问问我呢,你不想知道我过得怎么样吗。”他抬起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你。


你心下动容。


你还在马德里的时候就受不了他的眼神,每次看向你的时候,都会令你想起无助的小动物,你不想放手,但更多时候却是无能为力。


你清了清嗓子,问道,“那你这么多年过得怎么样。”


他笑着抬手揉揉你的头发,“我挺好的,如果你在的话,就更好了。”




SIDE B


抬手的时候其实你是有些胆怯的。你不知道他会不会躲开,万幸的是他没有,反而冲你笑了笑。


你也笑笑,心里不知道有多高兴。


你说,“Ricky,你多留几天吧,我带你到处逛逛。”话说出口你才发觉,他在马德里的四年,你们竟然没有在除伯纳乌以外的地方留下太多回忆。


他似乎是想了想,然后说道,“好的,那我去退了机票,再重新订个酒店。”


你没有想到他会答应。或者说,他思考的时间有些太短,你竟没有时间去体会自己此时此刻被喜悦充满的内心。


时至今日,你仍然觉得他的态度暧昧不定,就像他在马德里的那几年。他会安慰输了球的你,他会在深夜陪你加练,清晨陪你晨跑,他会在进球的时候毫无顾忌地跳在你身上,他会在你和对手起冲突的时候第一时间从球场的另一端跑过来把你挡在身后,他跟你接吻的时候会闭上眼睛。可是他也会在媒体面前亲吻他美丽的妻子,花很多的时间陪伴他的孩子。


那时你很糊涂。你不知道他内心的抉择,就像他不知道你有多爱他。你不愿将一切的结果归咎于他,所以你只能不明不白地陪在他身边,在他替补的时候,在他受伤的时候,在他的婚姻不止一次经历危机的时候。他很多次地说谢谢,可是从来没有说过爱。


耳边他的声音将你的思绪拉回现实,“Cris,那我就先回去了。我们再联系。”


你说,“别住酒店了,这两天Junior不在家,你就住这里吧。”


看出了他的犹豫,于是你站起身拿了车钥匙,“走吧,我去送你,顺便把行李搬过来。”


他坐着没动。


你问他,“Ricky,你还在顾虑些什么?”


这是你很多年的疑问,今天终于用最不着痕迹的语气问了出来。


他叹了口气,他说,“Cris,对不起,我觉得我还需要一些时间。”


你看向他的眼睛,想从那双眼睛里找到一直以来坚持的理由。


你找不到理由,因为他的存在就是理由。


你开口,“好。那我送你回酒店。”






#TBC



13 Jan 2016
 
评论
 
热度(23)
  1. 清鸣北丞Andalucía。 转载了此文字
    居然更了!QAQ 文风淡淡的又很戳心太棒了…
© 清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