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都人,现居米国,曾居霓虹/爱尔兰,科研人员+攻城狮,学术领域(?)包括神经科学+认知心理学+医学+机器学习+嵌入式传感器系统+人机交互,沉迷于哲社历史。弹琴的。酒饕烟枪,枪迷刀痴,以色列格斗术玩家。游戏狗+足球狗+嘻哈听友。宝利来+lomo+diana玩家。耳机宅。会调酒,一个厨子,洁癖+整理强迫症。

这里主要放文,领域包括:
足球,5HINee,单机游戏和OW,中国嘻哈,有时有一些动画/漫画。
App置顶中可以看到作品集。

谢谢你的停留:D。
 
 

十年

    写于去年库神从国家队退役的那个时候。喜欢历代的荷兰球员,库神可能是我倾注感情最多的一个……可能是因为生日同一天吧←_←。我的微博头像,好想你TVT。

    球员球迷,场上场下,说到底都是对同一只队伍的热爱。区别仅在于,他是否能够切实地以自己捍卫它的荣耀,是否是构成它的一部分。而在他身披橙色战衣、能够自然而然地为这个队伍担起任何需要他做的事的十年后,叫他卸下这身队服,交还肩上重量,这一瞬间,还真是轻得让人不知所措。

    他还想要披着橙衣走得更远,他还能为这支队伍做得更多,然而竞技体育本身,终究将他带到了这个盘算过无数次、想得清楚明白却仍会落寞的时刻。不得不应下的道别,许多的舍不得,未完成的梦想,他将带着这些停留在此处,从此以后目送着那只队伍、他的兄弟们、他的后辈,继续远行。

    他的兄弟们已纷纷发来贺电叫他不要担心,一定不会让他回来的。他看着邮件哭笑不得,一票损友也是挺醉的,但放下手机却有种隐隐约约的慰藉。那是他并肩作战的战友,他十足了解实力与人品因而也信任的人们。他们将拾起他的战袍,如同远征军带走故去战友的刀,为他们共同的最热爱的存在而最热忱的梦想战斗。交给这些人也是蛮放心的,小朋友们也渐渐能独当一面了。

    十年前,他初次登场。十年后,他谢幕。

    幸好这身橙色披在身上,透过皮肤,浸润血管,融进心脏。在他日后的岁月里,仍是他心灵的栖居之所。

    手机震了一下,是某荷兰土超战友的邮件:

    “快去考教练证,你还能赶上小朋友们的最好时候。”

    他笑了。

    场边见啦,我的荷兰。

11 Aug 2015
 
评论
 
热度(8)
© 清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