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是清鸣。帝都人,现居米国,攻城狮+程序员,然而沉迷于社会学和历史。弹琴的。酒饕烟枪,枪迷刀痴,最近在学以色列格斗术。游戏狗+足球狗。宝利来玩家。耳机宅。会调酒,一个厨子,整理强迫症,喜欢买厨具/文具/生活用品。风流客,情种,容易不寿的那种。
微博主号:@清鸣_猫_阿九_大麻赵
刷球号:@清鸣-猫-阿九-专刷足球

这里主要放文 + 刷足球。
荷兰国家队主队五百年不动摇!几乎一切对足球的爱都来自于对破荷的爱233。
俱乐部主队基本是渣团和破车,还有国安。对于竞竞、巴黎和大矿有源自于球员的爱。
基本是“足球球迷”,踢得好+精神专业的球员和具有凝聚力的队伍,我都喜欢的233。

谢谢你的停留:D。
 
 

Message and the Feast of Genius

       写于师奶生日当天。给我心爱的荷兰、兄弟、老头子们、小朋友们,给欧洲杯。梗用得到处都是233。

        原发于我刷球微博:http://weibo.com/wwcfootball


        橙衣9号先生是半夜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这一般不会发生,他一般能睡一夜好觉。尤其是在成为了荷兰·已婚·有子男人之后,他的作息就因为家里两个团子变得十分规律而且健康,天天早半小时到训练场都不是事儿。
        可能是因为那个铃声太古怪。那是他当年,某个一车U9的省队小朋友笑倒在大巴车上的下午,拿着手机跟橙衣11号说“我一定要给你改一个最奇怪的你等着”,然后选的铃声,音效基本神似鬼哭狼嚎。
        ——是的,他们这帮人一回到国家队,心智年龄至少直降20岁。
        总之他醒了,到没有特别生气,惊讶居多。这个铃声响起的次数不多,翻翻whatsapp,上一次对话还停留在一月份11号先生生日的时候。“生日快乐,赛季加油”。
        橙衣11号不是一个很喜欢电子设备的人,手机的功能停留在给儿女老婆打打电话和接受一下老婆在超市要买什么的指示。他们之间信息交流因而不多,但是每次国家队训练,都像是昨天才见过面还一起吃了晚饭。
        橙衣11说,预选赛好好踢。
        这是全队人默认的罗政委的本来职能,通常来说会在11号站在场边的时候自动打开,鼓舞全军,强调战术,手舞足蹈,滔滔不绝,这时候就是教练也得在旁边默默听着接受鼓舞。
        大概是身体记忆吧,9号先生真的觉得自己一瞬间精神了。
        ——不过这个时间是闹哪样啊!让不让人睡觉了!明天还训练呢!进球没有范尼多真要被罚清理器材了!
        9号挠了挠头,陷在枕头里,回:“会的,你好好养伤。”
        然后没多久古怪的铃声又响起了,9号瞄了一眼,心里“咯噔”一下:        “我想踢欧洲杯。”
        9号抿了抿嘴,用力地按下触摸屏,非常郑重:“我也想。我们会的。”
        这次他等了稍微久一点,不过某人回信息本来就不快,回复内容也是一如既往地很简洁:“好。”
        “你怎么还醒着?不像你啊。”
        “疼。”
        9号吓得差点滚下床。大哥你是死是活好歹多说两句啊。
        9号平复了一下心情,回复“我懂。好好养伤,要不欧洲杯可就没你位置了哈哈哈。”末了发了一个小恶魔的表情,想了想觉得还是缺点儿啥,又附上了一堆养伤注意事项。
        这就像是跟人说感冒了要多喝水,是废话,但还是得加上。
        结果那边“晚安。”就结束了对话,使得来去的对话框非常不成比例。9号把手机重新放好,翻了个身。
        他们总是这样没头没尾的,从小时候开始就这样。就像三年以前,他下定决心听从心中小男孩的声音、转会曼联的前一天晚上,他一个长途电话把作息时间一直很规律的某人叫起来,俩人站在两个地方的阳台上,裹着薄毛衣谈了一夜。后来天色微亮,一句晚安就挂了。
        我们一起长大。无论是作为互相不份儿的狮子,国家的队友,多年的旧识,还是同走过巅峰同越老越妖的知己。我想说的,需要考虑的,做事的习惯,心里的磅秤,毕生的梦想,你一定都明白。所以无需多言。


        9号先生敏锐地发现训练场上的气氛不太一样了。
        把握氛围是带上队长袖标之后能迅速习得的技能,非常神奇。
        球场见球龄,尤其是大赛之前。气场上的飞扬雀跃或是认真持重都非常的明显。而今天,有几个气场很重的老人,浑身的感觉明显不一样了。
        ——非常,认真。
        9号先生看着某个刚才过了31岁生日的小矮个在禁外区将球大力抽射入网,若有所思。
        此时距训练正式开始还有半小时。他到了,小矮个目测已经踢了有段时间了,某个上一场友谊赛差点成为国家射手榜第二的人拍拍他的肩,递给他一壶咖啡。
        “你根本不懂咖啡。”“你就懂咯?”“必须的。”“那你怎么不让我见识见识。”“我明天给你带,你等着。”
        ——能从这段对话,演变成如今国家队训练日的早上起来手泡一壶咖啡带到场上分享的习惯,小朋友们你们也真是够拼的。
        这就是长大吗。
        小矮个停下来擦了擦汗,看到他们,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笑得眼睛眯起来——这个男人有十余年不曾改变的微笑——一颠球一抬脚,一颗足球朝他飞过来。他暗笑一声混蛋,后撤一步,胸部停球,膝上一颠,又奉还回去。
        然后他们一起坐在场边,他先开口:“你们也收到短信了?”
        “‘生日快乐。预选赛好好踢。’这个组合。呵呵。”小矮个表示自己收到一个零点的信息,看到前半句还挺高兴的,看到后半句竟无言以对。
        一边的准第二没说什么,默默摸出手机,点开一张聊天对话里的图片,放到两人眼前。
        那是那张很著名的三棍持棍图。
        “我不敢不好好踢。”准第二先生非常无辜。
        某两位中年男子先是质疑了一下这位11号居然知道如何搜到这张图。然后他们一起,带着深深的队友的关怀,拍了拍准第二先生的肩。
        ——哥们儿你不容易,他对你比较关爱有加。卧槽半夜收到一张这图,这还能睡得好觉吗。


        队长先生非常感谢政委。
        每年的这个时段,兵荒马乱,赛季的结束,休假,转会期,每件事都让人心神不宁,容易让人对于面前的危机失去实感。
        所以兄弟,谢谢。
        你这一句“我想踢欧洲杯”,真是醍醐灌顶。
        我们做兄弟的,怎么会负你呢。


        某94年的Rap新星今天早到了一刻钟,打算先热热身找找球感。
        他最近的职业生涯蒸蒸日上,签了某抬价大户,国家队的某前锋助教也对他非常欣赏。然而这位前锋表达欣赏的方式就是和人比脚法,然后根据自己尽兴程度指使人收拾器材……讲真,他再也不想留下收拾器材了。
        他在更衣室看见了未来队友正在系鞋带,他走过去,难以自制地手欠,晃了晃未来队友梳起的小揪揪。
        未来队友迅速打好了一个蝴蝶结,抬起头一脸无奈地看着他。省队儿童们对于他扎起的辫子有着十二分的好感,人人手贱,天天过去玩儿。
        “这是时尚。”他有一次很郑重地跟贾府前队友兼扑点神将表态。
        “可是看起来真的很好玩。”扑点神将扬着一张天真的脸,真是又天真又无邪,让人没有办法拒绝,而手并没有停下。
        ——唉,算了,随他们去吧。
        两位当年荷甲对手如今抬联队友并肩走过长长的走廊。算是前辈的那个人说:“就这几天被你们揪的,我觉得我发际线都靠后了。”
        Rap新星斟酌了两句,最终很真挚地说:“我觉得,这个,应该是遗传问题,不是靠我们就能恶化的。”
        某抬联前辈满心悲痛。瞎说什么大实话。卧槽这能不能做队友了。


        他们走上草坪,然后齐齐一怔。
        草地上已经很热闹了。
        真·前辈甲乙丙这个前锋中卫和后卫组合正在场中互相过着玩,然后停下来聚在一起低头讨论,似乎是在总结战术。真·前辈丁叉腰站在球门前,身前草地上一颗足球,球门内扑点神将压低重心,脚步活跃。(猴森党强行给自己发一颗糖……内牛满面)
        此时距训练开始时间一刻钟。
        刚过了二爷的前锋队长看到了他们,眼笑绽开,冲他们招招手。刚过完生日的小矮个招呼他们去跑圈热身。
        气氛一如既往轻快活跃,充满着荷兰人既不苦逼也不费力、“爷怎么高兴怎么来”的风情。
        然而都默默地认真着;而认真和努力也是挥洒自如的。
        两个后辈相视一笑。一种有力的兴奋感在血管里积蓄。
        就是在此时,近乎于没来由地相信,我们会赢。
        因为我对自己,剔透了解,此间斤两,寸寸得心应手。
        因为我相信这些人,同我一样,清醒,坚韧,才华横溢,对胜利充满饥饿感。
        ——我的队友、我的对手、我的兄弟、与我保有共同理想的奠基人。


        荷兰国家队在09年起建了个whatsapp群。因为没有人数上限,所以也从来不踢人。
        然后这个群除了在国家队集训期之外都不怎么活跃;在大赛开始之前尤其沉默。
        这是一种很上道儿的表现。大战之前的心理建设何其重要,越少东西干扰注意力越好。
        不过在大赛前几天的某个晚上,助教尼po了一段国家队小朋友进球后蹦蹦跳跳的场面,当然他自己也在里面蹦蹦跳跳。
        队长发现时候眼角抽搐,唉这一代的他们在前辈眼中的形象啊……
        然后有个大神就出来救场了,伟大的萨皇。
        “Ruud你不考虑重新加入国家队吗。笑脸笑脸”。
        “氛围真好。你们干得不错。”
        配上总监在whatsapp头像那个慈祥(?)绅士的笑容,简直是一种被家里大哥摸摸头的谜之感觉。
        助教尼一边擦头发一边盯着那个人的头像,忽觉些许惆怅。
        是啊,气氛真好。
        Edwin,你我Marco,若当时啊若当时。
        他突然很想念。120码的赛场,他在场边镇场子,他打开一边,他守住另一边。
        然后鬼使神差地,他翻出那个上次交流停留在新年快乐的号码,发短信过去“Leon makes lovely coffeecake. We'd love to have you with us sometimes.”        
        应该在群里跟小朋友们交流的那位很快地回复了:“Anytime”。
(注释一下,Leontien是范尼的妻子。然后这段话虽然突然蹦英语很微妙,但我愚钝,实在无法用中文确切地组织出来2333) 


        多年阅历和年龄增长,他逐渐知道,有些文化是靠精密的系统逐渐进化和变强,这样很慢,但是很稳。而他们荷兰这样的,是靠天才们横空出世,开天辟地,力挽狂澜。
        范加尔和布林德应该能说是这个意义上的这个天才。
        在此之前,他从来没有见过气氛这么好的荷兰队。当年他们也嬉笑打闹,快意飞扬,然总是绷着一根神经,互相较着劲。他们心理素质又不是那么的好,直来直往,一点就着,在许多谜一样的摩擦里耗费精力。
然而这一代的小朋友和不那么年轻的小朋友们,他们是真的互相喜欢,享受在一起的时光。
        可能是因为断代的苦恼让这些年轻人更加脚踏实地,亦或是一个球队一起面对外界质疑的凝聚力深入人心。而无论是什么原因,他都看到满场摇曳的光芒中,有坚韧的质地抽丝植根,盘根错节,逐渐生长。而这样的坚韧稳固,会在某一日,造就他们的厚积薄发。
        他们之中的个体,以及他们本身。
        他想起教练组交接的时候,他和老布林德对酌过两三巡。
        彼时夜风清凉,酒意上头,那位前辈说,世界上唯一无谓时间打磨的就是才华了。
        他当时也喝的很开心,心中快意,笑着说,是啊。
        他们是荷兰人。他们永远不必担心没有灵感。
然而前辈的下一句语色低沉:然而才华还不够。
        他抿了一口酒,表示赞同。
        尚需几分专注,如他在马德里,目光掠过花花世界,直视球门。
        尚需几分坚韧,如某位后辈,两度错失决赛良机,又在下一遭完成自我救赎,君临赛场。
        尚需几分清醒,如另一位后辈,审得清己身局势,担得起家国队伍。决策大胆跳脱,背后步步稳固。
        还有几分,存在于他们种族天赋的自在愉快之中,以及大概要耗些年头才能尝懂的,一同构建一者的荣耀,追逐同一个理想的,名为惺惺相惜或是一体感或是队友之间的相处愉快的东西。
        这真是需要耗些年头和一些特殊的机遇才能懂。
        “我们”。
        在荷兰的文化里不算是有特殊能量的一个词汇。然而在足球世界中,它自带buff。


        此时此刻他作为助教准时到场,发现他心爱的年轻人们已经在草地上玩儿开了。
        他们有共同的理想和责任,而他们每个人都为此默默地认真了。
而他为那两个人感到高兴。他们成功了。他们在荷兰人各自飞扬的胸襟里,栽培了一株名为“我们”的根系。
        那一晚结束前,他和老布林德碰杯,这是道别,也是托付。
        “敬荷兰。”
        “敬荷兰。”
        愿我的荷兰,始终年轻。愿我们的荷兰,光华不灭。
(“始终年轻”这里,对应前面那句世界上唯一无谓时间打磨的就是才华,表达希望个人的荷兰,始终才华横溢。)



16 Jun 2015
 
评论(6)
 
热度(27)
© 清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