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天地,见众生,见自己。”

帝都人,现居米国,曾居霓虹/爱尔兰,科研人员+攻城狮,学术领域(?)包括神经科学+认知心理学+医学+机器学习+嵌入式传感器系统+人机交互,沉迷于哲社历史。弹琴的。酒饕烟枪,枪迷刀痴,以色列格斗术玩家。游戏狗+足球狗+嘻哈听友。宝利来+lomo+diana玩家。耳机宅。洁癖+整理强迫症。

这里主要放文,领域包括:
足球,5HINee,单机游戏和OW,中国嘻哈,有时有一些动画/漫画。
App置顶中可以看到作品集。

头像来自my homie @墨与烟

谢谢你的停留:D。
 
 

【双德】逃离巴塞罗那 sneak-peak 2

坐车时休息产物;无修正; 灵感来自战锤40k和黑暗之魂

……

地球历20000纪年的某一年,新接种了混沌之种的战士Frenkie登上太空堡垒·阿姆斯特丹,编入军团·阿贾克斯。

此时人类帝国幅员辽阔,被称为宇宙的独裁者,星舰征服亿万星球,唯一能对帝国产生威胁的是“非生物”。

混沌化身虫族,吞噬帝国的边界。

于是天才们想了一个天才的主意。师夷长技以制夷。

我们人类,当遇到无法战胜的客体,古地球的野兽或者大征服时代的外星生物,就去驯服它。

战士们进入混沌探险,工程师们研究开发混沌。英雄辈出的时代,克鲁伊夫拜访古龙盗火,贝肯鲍尔深入钢铁之心,马拉多纳与白狼称兄道弟,贝利在命运女神的巢穴中与她们握手言和。

就像10000年代无法进行空间跳跃就压缩空间、把别的位面改造成高速公路,20000年代,面对科学法则无法解释的会动的虫子,就让混沌与人类结合造出人形兵器嘛。

为了帝国!

少年人还不能够理解人类文明的残忍与帝国的野心。被选入混沌之子的万里挑一,他此时正雄心壮志,并迅速和星舰上的同龄人打成一片,尤其是和阿贾克斯寄予厚望的Matthijs狼狈为奸,在数个星球为非作歹,生灵涂炭,好不快活。

……

——当人类失去光明时,我点燃自己就是光。

Frenkie近乎惊骇地看到面前的触手团被一点白光点燃,然后无法招架地仓皇四散,空间爆发一声尖锐的空响,眼前有如闪光弹爆炸,他身上的虫群僵硬然后融化。

“现在!”

被虫群吞噬过的星语者、光明的来源的历呵一声,不需要反应,Frenkie趁着这点空档迅速积蓄力量,给亚空间炸出个缺口。

这才是他们的前几次合作的实战而已。

后来回到安全之处,Frenkie才意识到安排给他的这位星语者少女做了什么:在千钧一发的时候,迅速地判断,熄灭自己的生命体征,任虫群钻入口鼻腹腔,在自己器官上悉索,挑拨自己的神经。然后在混沌力量吞噬自己的刹那,自我引燃。

这种意识、气魄、胆识、决心,简直超过任何一个他所知的同龄人。

——你们月球大图书馆出来的人都这么疯吗??我以为你们本来应该是理智规划冷静取舍的那类,人类中的AI,中世纪教廷的审判者,为人类文明驱散混沌,FIFA才会指派你们我们混沌之子一同生活,以控制我们体内的混沌。

星语师虚弱地眨眨眼:我可是在阿姆斯特丹出生长大,你见过阿姆斯特丹的庭院里长出过正常人吗?

……嗯,还真没有。

11 Jul 2019
 
评论
 
热度(18)
© 清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