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是清鸣。帝都人,现居米国,攻城狮+程序员,然而沉迷于社会学和历史。弹琴的。酒饕烟枪,枪迷刀痴,最近在学以色列格斗术。游戏狗+足球狗。宝利来玩家。耳机宅。会调酒,一个厨子,整理强迫症,喜欢买厨具/文具/生活用品。风流客,情种,容易不寿的那种。
微博主号:@清鸣_猫_阿九_大麻赵
刷球号:@清鸣-猫-阿九-专刷足球

这里主要放文 + 刷足球。
荷兰国家队主队五百年不动摇!几乎一切对足球的爱都来自于对破荷的爱233。
俱乐部主队基本是渣团和破车,还有国安。对于竞竞、巴黎和大矿有源自于球员的爱。
基本是“足球球迷”,踢得好+精神专业的球员和具有凝聚力的队伍,我都喜欢的233。

谢谢你的停留:D。
 
 

关于概率之神,citation的重要性,学术诚信的维护与一些人生建议

不要被abstract骗了,里面还有许多狗粮🌝🌝🌝。唉呦真的hhhh想给您捧哏hhhh。想引用许多嘻哈名句表达别跟我兄弟这儿折腾了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濒危个体海带带:

简介:一个看起来像占tag挂人抄袭,实际上内容比较杂的谈人生科普帖。可以肯定的是,看了不吃亏看了不上当,还说不定能帮你省下日后paperpass多次查重的钱,买卖稳赚不赔。



关键词:概率之神 注释 学术诚信 人生课堂 字数爆炸 不挂人我都不知道自己可以mean到这个程度





正文:

大家好,我是海带,海带的海,海带的带,干啥啥不行的垃圾lof主、不会写文也不会画画的普通人,如果你不认识我的话很正常,今天就让你认识认识,不亏。总而言之,我是一个平常看起来很甜实际上也确实很甜,但内心里藏着位cult得一塌糊涂且不定时发作的精神病的家伙,这个挂人科普帖就是由那个精神病写的,系统自动与本人无关,一切撕逼和打着撕逼旗号的学术研讨都将于此进行,还请不要扩散到其他当事人那里去 [这里的当事人特指打了码的那位被抄袭的作者姑娘,没打码的那位“即将开学体锻体育中考心态爆炸的安逸”(id:duguanyi),大家就随便看着办吧,做人嘛最重要的是开心]。


如你所见这是一个不那么严肃的占tag挂人剽窃,或者换个说法,不那么严肃的占tag科普敲打论文,若引起你的不快,我在深表遗憾的同时也没什么别的办法,就意思意思给你倒杯热水吧。不过看在我是一个连百粉点文图都不打CP tag、致力于保持CP tag含金量的好人的份儿上,这仅仅一次的破例还是可以原谅的吧?对,你已经原谅我了,谢谢理解。


说实话,我本来是没什么兴趣做圈警的,这年头的CP洁癖没个300米厚的滤镜根本无法在食物链底层活下去,不喜欢的东西眼不见为净,看见了也当自己瞎,要全逮着挨个儿揍一遍是会出人命的;但这事儿终归是(第二次)落到了我头上,我可不能再闭口不言了,我不想做圈警不代表我做不来,被别人打了一闷棍,总得对着始作俑者的后脑勺儿也来这么一下,有个基本的尊重。


因此要是你有兴趣阅读全文,你将会得到的东西包括但不限于:看调色盘产生的快感,对概率之神的崇敬之意;注释的正确使用方法的我流思考(说是我流但应该能帮到你写论文,毕竟我的毕论查重是一遍过的);古盗龙和某个人类的小故事,少量狗粮以及对学术诚信重要性和本海带真实战斗力与单口相声水平的深刻体会。怎么样,作为一个厕所读物应该是够格了的吧?与其日后上了大学,被论文课上引用和注释的条条框框干得生不如死,还不如先在我这里寓教于乐一下,有个心理准备。


既然都看到现在了,索性就留下来过个夜看完全文呗,梗多不压身,若能博君一笑再好不过。


让我们干杯吧朋友,敬概率之神。






一、概率之神的玩笑




一开始我是打算再缩一回卵,安安静静当条不闻窗外事的好海带的。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当我再一次点进新粉的“喜欢”列表 里去看她为何关注我的时候,我发现有一篇文里面出现了和我的织太百日作品day21-23《如月车站》中非常相似的表述。见下图,左边是我的《如月车站3》(连载终章,发布于2017-8-10),右边是她的《哎,这就是穿越?3》(发布于2018-2-7),感谢帮忙做图的姬友超多钱:



我的第一反应:不会吧,又来


之所以说“又”,是因为这事儿以前也在同一篇文上发生过一次:有一个人在我公布终章的当天,发了另一篇无论题材还是语言还是设定都像极了我的《如月车站》的文,在和该作者沟通无果的情况下她选择直接删文走人,徒留一个一肚子闷气没地方发泄的自杀意念重症患者自生自灭,幸好当时安慰我的朋友们足够多,不然我很可能已经退圈滚回刺客信条的怀抱专心日阿泰尔了(现在倒觉得那好像也不错,我很久没日阿泰尔了,想他)。


不过和上次那种惨烈的车祸比起来,这回只变相抄一抄我“他救了很多人却没意识到自己身前的黑暗是因为他发出的光在他身后”点子的行为,似乎变得没那么令人难以忍受了,要不……这次就算了?来踢狗吧,the cold never bother me anyway, 她还是个孩子,我要奈斯一点。


于是我决定先洗个澡冷静一下。


据(不靠谱的)研究显示,很多惊世骇俗的想法都是人们在洗澡思考人生的时候搓泥搓出来的,我深以为然。洗着洗着,泡沫才打了一半,我突然就觉得,诶,这个人的id,和上次事发的嫌疑人,很像啊?都是那种手机版lof怎么折腾都看不见全名的初中生吐槽风,咝,不行,我得回去查查。


……这一查不得了,结果你们猜怎么着?




猜对啦!还真就是同一个人!上一回的私信都还躺在我的信箱里呢,虽然头像和名字都换了,但背景没变,味道还是那个味道,氨得一如既往,一点儿都不带改的。


去他妣的奈斯。


不好意思,我其实是一个很记仇的人,也很容易生气,我还记得去年我质问她有没有在写文章的时候参考我的《如月车站》,她毫不犹豫地说了“没有”,如图:






好一个斩钉截铁的否定,姑娘我敬你是条汉子。




两次剽窃(好吧,看在她否认得那么彻底的份儿上,就一次存疑剽窃一次剽窃好了),同一篇文章,同一个人,不同的内容。既然如此,那就不能怪我了是不是?什么事情都压在自己心里憋着不说出来是很伤身体的,今天就让我活动活动筋骨,来翻一把旧账好了,不然似乎有点不太对得起我院辩论队名誉顾问的头衔和逻辑课优秀的成绩。


事实是,就算删文也阻止不了我把截图拉出来遛的行为,劝诫小朋友不要做可能导致自己被学校开除的事是成年人责任的一部分,不爽自杀投胎重来。哦对了不要投胎去欧美国家,那边对于原创性的要求开始得要更早一点。


言归正传,让我们回顾一下第一次大型撞梗车祸的案情。


出事的日子是2017年8月10号,是我发布短篇溜粉恐怖小说《如月车站》终章的那天。当日天朗气清、惠风和煦,宜出门晒太阳、去学校拿自己的疫苗证明和逗猫,忌去查PPD结果、找校医院在诊断书上盖公章和发文。说来惭愧,《如月车站》是我第一次正式写论坛体,居然就碰到这种事,要是我能拿这小概率去买彩票就好了,绝对一夜之间跻身福布斯富豪榜,过上包养男神纸醉金迷的生活。可惜的是我的“运气”永远体现在不太对的地方,我既没能成为全国首富,也没能把100亿甩在全法国最大土豆商的脸上叫他们重置刺客信条初代;相反,在我刚发完《如月车站》最后部分、正开开心心数kudos数评论的时候,兜头浇在我脑袋上的这盆冷水真是透心凉:当晚8点左右,出现了一篇名为《在鬼屋里面迷路了哎(灵异事件paro,论坛体)》的文章,作者当时的名字是“拒绝码字沉迷写字和染卡的……”后面就因为太长而看不见了,方便起见让我们叫她省略君。虽然在读到“灵异向”三个字的时候我就隐约产生了不妙的预感,但秉持着自己刷出来的粮跪着也要吃完的合格织太厨心态,我还是点开了这篇论坛体。


 


……这啥?世界上的另一个我(极限低配版)?




太像了,不论文章的结构、内容、情节设计甚至是符号运用,都和我的《如月车站》太像了。


事先声明一下,虽然如月车站的发布日期是2017年的8月8号、9号和10号三天,我的完稿日期要比这早上很多,大概提前了3个月不止,有不少被我私下投喂过的太太都能够证明这一点。


空口无凭,现在对方又早已经把文章删除了,我的一面之词自然要打上个问号,怀疑精神是非常难能可贵的特质,不要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要根据证据自己下结论——我这话的意思是,锤,我放这儿了,至于这锤实不实,请大家自行判断——终于到了群众喜闻乐见的调色盘时间,我相信你们的眼睛、直觉和逻辑思维能力。感谢小天使 @药子文 在我混乱地冲澡冷静期间替我保留了截图,让本文有锤可示。


右边是省略君的鬼屋迷路全文,左边是我的如月车站乱序对应部分(完整版请点击这个链接)。各位,请。看不清图或无法放大的手机用户请点击这里



很好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我的字儿有多烂了。


首先,请容我解释一下“如月车站”这个梗。这是日本2ch上的一个怪谈,具体发生了什么烦请自行运用搜索引擎检索,是个颇为脍炙人口的有趣故事,这里就不过多赘述。需要知道的是,在我的作品中出现的“时间错位”,“用火离开异空间”,“在列车上手机只能用来上论坛”这些细节,都是独属于如月车站这个怪谈的固有设定,至于织太二人的ip变动则是我的私设;而省略君说她的作品“梗源月歌”,我特地请男票帮我看了一下月歌相关episode去确认月歌是否也有类似设定,结果不负众望,并没有,该集动画只是讲了“鬼屋灵异,主角被拉入异空间,遇上了假装成初恋的寂寞女孩然后被初恋救了(里面角色的声音真好听)”这样的故事,月歌中没有涉及到任何有关时间错位、ip地址变动、手机只能上论坛或其他同如月车站相重合的细节设定。也就是说,如果省略君的梗源真的仅仅是月歌,她是不可能写出和我的如月车站题材作品重合度如此之高的文字的,她肯定也运用了如月车站的设定。


那么这就意味着,在她的文字细节、情节设计和文章结构都和我的作品如此相似、其中没被提起的如月车站的设定甚至压过了原梗月歌鬼屋遇险的设定的情况下,我势必要怀疑她是不是一开始没打算把如月车站的部分加进去,或更有甚者,她此前根本就不知道如月车站、也不知道这些设定是如月车站的特色,只是在看了我的文章之后心血来潮,想要拿这些个“新奇”的“梗”也来写一篇论坛体。


是不是抄袭或剽窃我不做评判,毕竟如月车站又不是我一个人的东西、也有其他人用如月车站写过论坛体,分寸交就给大家拿捏了。


不过,为了证明她是把如月车站的设定和我的一些ideas强行套进自己的文里的,my姬友超多钱特别offer我帮我简单做了个梳理用树状图,用更直观的方式来给大家展示省略君并经不起推敲的逻辑链条以及我付出了多大心血去设计这篇文讲道理给所有回复算时间真的好累的如果要改动一个的话所有时间都要变,包括经由某位经常逛2ch的太太提点才想出的 ip地址变动,太宰声称自己是脑力派的情节,以及如月车站固有设定时间错位(我的私设是时间逆行):




我是真的想不通那些在咖喱君第一次时间逆行时就发现的人是怎么做到的???我特地挑了个整点时间啊???应该不会被发现的才对啊???


总之,这是比较主要的漏洞,剩下那些大大小小的相似细节、雷同的行文结构与情节安排大家也看到了,为了避免各位耐心耗尽、没听完相声就中途离场,我就不在此细数了,心中有个数就成。




——这一套组合拳下来,感觉如何啊?




反正当时我是被打懵了,完全不知所措,整个人down得就差坐窗台,到现在都还能看到评论里面有几位平常甚至都不会给我点赞的太太们突然跑过来给我留长评,那是她们看到我在群里丧得不像话特地来安慰我导致的,非常感谢她们帮我续命。也是在她们的鼓励下,我决定鼓起勇气去找省略君沟通沟通,虽然这个怎么看都不像是单纯的撞梗,但秉着不想冤枉任何人的心态,我还是去私敲了省略君,想讨个说法。无删减对话全文如下,我承认当时我的口气很不好,和看上去一让再让的省略君比起来,我才像是无理取闹的那个,但是原谅我当时大脑当机,交流技能低得直接洞穿地球,我不希望任何人遇到类似的事情,但还是要说,如果是你第一次被疑似剽窃/盗梗的话,你也会口不择言的(本次截图时间是去年8月,能看出那时候我还在用安卓机,这份截图意在证明现在的昵称和出事时那个昵称是同一个id在使用):




总结一下,她说这不是抄袭,也否认只是单纯的撞梗,她删文仅仅是因为她发文时间在我之后,我炸了,问她有没有任何程度上参考我的作品,她说没。


 “既然这样,也不是什么大事,文已删。”如何,是不是非常有第一时间删帖堵众口毁灭证据的guān老爷风范(难以想象这居然是个敏感词)?这位同学你很优秀啊,我一学了四年政治的人都不得不感到拜服虽然我拿的是法学学位来着,现在的年轻人,不得了,将来肯定能干大事、蹲大牢,惭愧惭愧,失敬失敬。


值得一提的是,通过省略君的另一条同样已删的lof和她的言论中(截图时间去年8月,来源为小天使,那个时候省略君的论坛体还没删呢),



我们可以得知,省略君晚8点的文已经是第二次发布了,第一次发布是在下午(因为那时候我完全不晓得这码事所以自然没有保留相关截图),似乎当时就有我不知道是谁但是谢谢你的人认为鬼屋迷路和我的如月车站过于相似并和省略君沟通过,省略君就删掉了原文并加以修改,于晚上重发了第二版,即我最终看到的那版。


也就是说,省略君在已经得知她的文和我的文大撞车、并进行过一次修改的情况下,依旧保留了大部分和我的文过度相似的元素。


不过话又说回来,既然人家矢口否认,我也是没办法,只能把这次过于惨烈的车祸归结为概率之神的恶作剧:我和她都pick了异空间灵异向题材,都选择了以论坛体的形式来呈现,以非常相似的角色理解写了非常相似的对话,用非常几乎一样的套路来吊同一批读者的胃口。我唯一比她幸运的地方就是我发得更早些,抢得先机,不然被挂的人怕得是我了。


——这概率之神,可是很强的!与其说我在挂人,不如说是在挂神,我海带今天就要胜天半子以下略。


开玩笑的,我怎么赢得过神呢?经过了这么一出之后,当天我就盘算着想挂人,但是我怂啊,去年我只是一个16岁的孩子,为什么要经历这么多?最后我只保存了一下小天使的截图和一份完整word文档,剩下的部分火速作罢。


然而这还不是结束。远不是。


2017年8月18号,在距离如月车站被疑似剽窃仅仅一周之后、我即将出国留学正式被开除人籍的当口,省略君发了另一篇织太,题目是《扒一扒那两个虐死人的up(b站up主paro,论坛体)》,先不提这迷之设定怎么回事,该文的大部分核心内容和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姑娘写的,于2016年10月21日发布的某篇不愿意透露标题的织太文再次产生了惊人的相似度(之前忘记注明两文发布时间,是我疏忽了,非常抱歉),话不多说,先上锤,由于省略君把抄袭部分打得很散,我就只挑选重合度高得部分、不按原文照楼层的顺序放上来让大家开开眼界。 再次重申,请不要扒掉被剽窃的作者姑娘的码,也请不要在评论里问“这么可爱的文是哪篇”,既然该位作者姑娘特地要求上码,就请尊重她的意愿。过了界的留言会被删除并收到我的谴责三连私信轰炸。看官,请。 














帮我做图的男票说:一片红,真爽。


我讲过了,我会日常刷织太tag,惊不惊喜,你们的腿肉我一直有在偷偷啃哦,意外吃到了一次米共并不能浇灭本CP脑的热情。在发现了这篇剽窃作品之后,我第一时间通知了当事作者姑娘,并告诉了她一周之前发生的事情。于是作者姑娘也去询问了省略君,与同我的对话不一样的地方是,省略君这次倒是干脆地承认了“用梗”,并说出了如下金句(截图时间去年8月,提供者为匿名作者姑娘):






“用梗应该不用通知吧……?”




同人作品的事儿,怎么能叫抄袭呢?用你的梗是不用告诉你的,不服不要写文。


关于“用梗是否需要告知”和“梗的界定”问题咱们下个部分再谈,先让我们记住这句惊世骇俗的名言,接下来的文章中它还会作为负面教材数次出场。对不起写完之后发现好像它没再出场了。


在和匿名作者姑娘沟通过后,我决定开始写这篇挂人文了。是的,去年8月就开始写了。之所以没写完的原因,如我所说,当时我正准备出国读研,19号一大早的飞机,18号晚上都还在和匿名作者姑娘QQ沟通,我图个什么呢?而且我的机票出了问题,我家人给我买的是相对便宜的转机机票,在一个棒国机场转机,本来这没什么,但是,这个转机,需要换机场。是的,需要换机场,并且行李无法check through,我必须拎着三个巨大巨沉的箱子从一个棒国机场去另一个棒国机场坐飞机。折腾了这么一出,我真的是没什么力气了,到了学校之后又要处理宿舍的事情,稍微喘过来一点气的时候就要开始上课了,还有一个4学分专业课的老师是出了名严厉刻板的咖喱国人。


还挂人?我能活下来并且继续保持产出就不错了。


因此这个挂人项目被我再次搁置,直到2018年,我都再次过了个水嫩的16岁生日了,在戊戌年来到后没多久的一个long weekend里,我莫名被打了本文开篇的那一闷棍,并迅速认出了其中原本出自我手的那部分。


How are you啊朋友how old are you啊朋友?(双重意味)


新仇旧恨新锤旧愤叠在一起,我当机立断,趁着一周就一节module 1的课、并且刚搞定了一个assignment的咸鱼期,爆肝了这篇比我某些个短篇作品都长的挂人+citation使用指导+人生建议出来(我好像再也无法写出1w字以下的作品了.jpg),就是为了让你们知道,学术诚信是非常重要的,尊重他人劳动成果要从娃娃抓起。






二、学术的Citation与同人创作的“梗”




1.    Citation的概念、使用方式与使用时机


Citation,一个如果你不认识就只能证明你没上过大学/没上过好大学的词,通常用于检测一个人的文明开化以及受教育程度。不认识不要紧,现在你认识了:这个词常用的意思是“引用;引证;引文”,它是一个注脚、一个声明,用途是告诉读者这句话/这个理论/这个想法的出处是哪里。


任何一个写过千八百字论文的人都不会对这个词感到陌生,每次打开word文档被论文/读书报告日翻之后,人们都要战战兢兢地检查自己是否足量并正确地标注了所有引用文献,即使在赶一个下一秒就要due赶不上due就要挂科的死线,你没做完citation也不敢交——没交是挂科,可要是你交了不带citation的文章,是要被严肃警告、甚至被剥夺学位就地开除的,对于一个脱离了义务教育的学生来说,和掉脑袋也差不离儿了。


在一部分人看来(这个“一部分”如果真的加以界定可能会有地图炮+秀优越的嫌疑所以我就不界定了),这兴许确实是离他们有一定距离的、不那么重要的事情,毕竟即使是在我校(我校南啵万!隔壁靠边站!立燕解清迫在眉以下略),教授也说经常会碰到不知道怎么用/不知道什么时候该用citation的学生,我大清自有国情在此,别人的东西拿来随手就用,○军吃你的西瓜那是看得起你还用付钱的,何况淘宝代写论文服务便宜得一塌糊涂,学术环境这个事情,也就海淀区中关村这地界敢拍着胸脯打包票了吧,即便如此也还常常闹出丑闻呢,可以说十分令人尴尬和难过了。


但这不代表我们可以随大溜直接忽略citation的重要性。



——做人总是要有底线的。而我们,是芽,是火种,是尚待成熟的飞羽,是即将破土而出的一切力量;我们的思想,是蓄力的拳,是未破壳的天理,是“改变”与“进步”本身,是定会掀起滔天巨浪的暗潮。


不求飞黄腾达,但求光明磊落、问心无愧。社会上谁都可以就这个问题退却,独独我们不能。


因为他们终将死去,


我们应运而生。



……好的经过这口唐突的鸡汤之后你是不是对citation的使用方法与使用时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呢?快说是,快说是,是,没错,椰丝,既然你诚心诚意地问了,我就迫不及待地告诉你,为了防止学术诚信被破坏,为了维护创作风气的清正,Citation!Quotation!它们是穿梭在我编不下去了就假装我完成了全套动作吧。


Q: 我应该在什么时候使用citation呢?


A: 当你打算在论文中使用别人的句子、想法、数据、研究结论、理论框架或其他任何不是由你自己思考、收集来的东西的时候。


Q: 如果我用自己的话把别人的句子表述一遍,我是否也要加citation呢?


A: 当然啦,你用自己的话说一遍又不代表这个想法就是你的了。


Q: 我应该如何使用citation呢?有标准格式吗?


A: 请点击这里查看具体使用规范❤


Q: 不会吧,同人作品也要这么麻烦吗?


A: 亲爱的,我们在讨论学术作品。同人作品中的neta只要简单地加以标注说明就可以了哦。




2.    “梗”


如果想讨论一个东西,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下个定义,确保所有人都在同一水平面上,免得沟通不畅、重点不齐。


那么,当我们谈论“梗”,我们在谈论什么?


现在的年轻人讨论的“梗”一字,是网络用语中的“梗”,这个“梗”不具备任何此汉字原本的功能与含义,是“哏”的误读误传,其含义还在不断地扩大,从最初的“笑点”、“包袱”,到现在的“某个情节”、“某个设定”、“某件事”,都可见简单地概括为“一个梗”。


这是个过于大的范围,容我缩小了讨论:比如说一个同人作者想出来的东西,怎样才能被称作“梗”?


难道说一个同人作者想出来的点子——可能是一个有趣的细节,可能是一个绝妙的二次设定——在发布的那个瞬间就叫被称为“梗”了,可以被随便用了?


当然不是啦,醒醒。


首先它再怎么也得成为一个现象级的东西,圈子里人尽皆知说不上,在首页见过好几回总得有吧?其次,它需要被大多数人承认,或者知道原作者是谁,“啊,那个XX太太的设定嘛”,不能一下说出名字也得知道有这么回事吧?最后,你要是用它“玩梗”,总得被看出来,知道你玩了梗吧?即便一下子看不出出处,也得产生“这里怕不是玩了个梗哦”这种认知吧?


以上不要全信,欢迎发表反对意见,毕竟都是我现编的,是我自己给我心目中能被称为“梗”的东西定下的标准。


不过这些我流定义的存在,全都是为了一个中心服务的:你的读者,需要在看完文章后,清晰地认知到哪些东西出自你手,而哪些东西是别人的,认知途径是“读者原本就知道/在别处见过原梗”或者“你的citation”这两者的其中之一


一旦读者觉得,不对啊,我只在别人那里见过一次啊,是个很独特很有辨识度的东西,怎么在你这里又见到了呢?这个时候读者就会开始觉得是不是你抄袭了别人了。


再次感谢那位我不知道是谁,但是一上来就觉得鬼屋迷路和我的如月车站相似过头的小读者。


退一万步说,即使别人的东西真的成为了一个脍炙人口的“梗”(比如如月车站就是一个“梗”,你可以轻易地在各大搜索引擎上找到它的出处和复数相关资料),原作者也乐意自己的想法被大家喜欢,声明欢迎大家来玩,在文中主动标明“我用了别人的梗”和别人去找你对质才承认“我用了别人的梗”也是完全不同的性质,前者是自觉加了citation,以我自己的织太4+1为例,我对removable heart的灵感来源,原作是谁,文章原设、出处都进行了标注,我希望传达的信息只有一个:这个设定,或者说这个“梗”,最初不是我想出来的,出色的脑洞手另有其人,我不过是对其加以改造和完善以契合我塑造的世界;而后者……呵呵吧只能。这种行为往好听了说是投机取巧,往难听了说就是明抢暗偷,即使为自己辩护说不是有意的,“通过制造信息不对等的方式为自己沽名钓誉”的罪名也可成立,毕竟所有人点开一篇文的第一假设,就是“这篇文章全都出自作者本人之手”,没人会在不知情的前提下产生“这儿是不是该有个第二作者啊?”的想法。


当然,我也不是说完全不能玩梗、借用别人的设定,为了防止自己被(可能会面临的)滑坡谬误坑到,我还是需要说清楚一下的。无法否认“梗”是一个很难加以界定、非常微妙的东西,但并不是说就完全不能“用梗”,不能对别的文章加以参考了,我自己在写如月车站的时候就因为拿不准论坛体的写作方法而跑去看了很多论坛体的文自己琢磨,也查了很多如月车站的资料、阅读了不少相关作品,所以并非从头到尾、每字每句都必须全部是你自己吭哧吭哧造出来的,可能没有人类能做到这一点,创作风格并非一日成型,总会有一个摸索期,谭维维在找到华阴老腔那个路子之前还唱过《如果有来生》这种类型的歌儿呢,正常。


但请一定要掌握一个,过了这个度,就请一定要注明你用了别人的想法。


这就好比你看到一个精美的戒指,你觉得“哇!它真好看!”并觉得自己受到了启发,也想做个类似的珠宝出来,那么你可以指定相近的设计题材,运用同样的宝石切割方式,挑选同种类的金属装饰材料,甚至学着那枚戒指的方式进行宝石的镶嵌,最后说一下“我的灵感来源于那枚戒指”;但是你不能把那枚戒指直接拆碎拿过来穿到一条链子上,硬说你做了条新项链、或者照样子攒一个一模一样的戒指出来,只把上面的宝石换个种类,就说这是你的创作了。简而言之,你从别人那里学来的东西最终要变成你自己的、要有你的风格,并且得是无足轻重、无伤大雅的非主体部分;首先你需要有一个自己的想法,然后再把你学到的东西打上自己的烙印运用进去,而不是先拿着你偷来的部分觉得噢哟这个不错哦,再临时想我该怎么搞一个能够符合这玩意的大纲出来。


拿省略君举栗子,她盗用了我的“太宰发光自己盲”的点子,这个说法想表达的东西是这样的:太宰救了很多人,但他自己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动被他人感激、自己已经是个很好的人了。想表达这个没问题,因为这是理解层面的东西,我又不能给这个想法申请专利,但是落到创作层面上,是有无数种方式来表达的。不信的话我现在就能给你想出另一种比喻来讲同样的意思:



“您救了我,救了小镜花,您是——您是光啊,”敦说,脸颊红得发烫,他双手发抖撑着桌面、险些咬破舌头,但还是鼓起勇气说了下去:“您是光啊,太宰先生,光源本身是没有影子的,但是无法通过‘看到自己的影子’来确定自己的存在,并不代表光源就真的不在那里、也不代表发光没有意义啊!”



和如月车站那段有任何相似的地方吗?没有对吧,拜托了请说没有,不然我会很没面子的,谢谢


所以说嘛。


就算省略君想表达的话和我是一样的,她也完全不必连比喻都和我选同样的意象,这就过界了。


不过话虽如此,这个“度”其实也不好量化,我也没有圈警到说“让我来给大家定个标准吧”这种话的份儿上,只能说人人心中有杆秤,具体情况具体分析罢——但首先,你好歹得有杆秤啊是不是?






三、一小块狗粮,一个化石和一个人类的故事,以及学术诚信受损所带来的后果




*发生在本章写作之前的一段对话:


我:我不想写了!为什么我都毕业了还要写citation和学术诚信相关的科普啊!非亲非故的又不是我直系学弟学妹,我要开始耍赖了!


男票:哈x4写了多少了?你那儿都12点多了,需要帮忙写吗?


我:……你等一下我给你说下思路,顺便收拾收拾嫁过去。


所以这一章的内容主要由我男票完成的,我只是睡了一觉爬起来之后稍微就遣词造句修改了一下、加了点自己的私货而已。我男票世界第一好.jpg




……吃完狗粮,咱们来讲故事。


第一个故事是近二十年前的事儿了。


1999年2月,恐龙爱好者赛克斯夫妇在化石市场经文物贩子之手购买了一块“古盗鸟”(也有“古盗龙”的叫法)化石标本,他们大喜过望,抱着化石火速回国与专业人士合作写纸。这块化石来自○国辽宁,尾巴类似恐龙,而身体则像比较进步的鸟类,此纸一经发表,学术界当即就爆炸了,无数科学家额手相庆,在恐龙坟头蹦起迪来,抱作一团哭成泪人。


这块化石何以引发如此轩然大波?这里还需要稍微讲一讲演化相关的豆知识不要问为什么我一个文科生会知道这个,别问。恐龙是一类已经灭绝的生物,关于它们为何灭绝如今学术界众说纷纭,但值得庆幸的是,恐龙的灭绝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完全灭绝,而是“Pseudoextinction”,简单来讲就是虽然这类物种不存在了,但是它们的谱系演化成了别的东西,以其它形式活了下来。目前得到广泛认可的,与恐龙有较近亲缘关系的物种包括但不限于鸟类、鳄鱼和巨蜥,其中鸟类被认为是由恐龙的一支(兽脚类,著名物种霸王龙就属于该类)演化而来的。然而这个假说得到的证据链还不完整,找到被羽恐龙化石已经是极限了,人们一直在寻觅证据链中缺失的一环——有没有,就是,那种,同时具有鸟类特征,和恐龙特征的,那种……(此处应有沙雕熊猫表情包)


而古盗鸟的出现,完美无缺地填上了那块亟待补完的空白。


我们的证据链完整了啊!看到没!完全被羽的鸟类身体,和长长的恐龙尾巴!这就是过渡类型、是演化过程中的鸟类祖先啊!达尔文!达尔文!L!O!V!E!冲出宇宙吧小猎犬号!赫胥黎是我们的王!


尽管在检验过程中这块化石的真实性与完整性遭到了怀疑,但化石很容易断裂,修复拼接痕迹在化石是上十分常见的,加之对不同部分化石岩性的分析并没有发现确凿的证据来支持被拼接的化石来自不同的物种的观点,因而没有引起过多的争议(你们要知道,碳14检测的年代上限单位是万年,这种上亿年的样本是测不出的),人们硬是没能立刻发现这块化石的身体部分比尾巴部分晚出生不止一星半点儿。


由于这一化石在恐龙演化研究中具有重要意义,从学者到公众都对其有着极为浓厚的兴趣。当年10月,研究人员于华盛顿召开了新闻发布会,之后《国家地理》杂志也决定将其作为1999年11月刊登文章的一部分发表。然而好景不长,仅仅过了一个月,连迪斯科球都还没从恐龙馆舞厅撤下来呢,“辽宁古盗鸟”尾巴的正模(可以简单理解成一块化石从中间劈开分成正负两面,一面有化石,一面有化石的印子,“古盗鸟”上的是印子,也就是负模)被发现,这块尾巴化石属于一只小盗龙。这锤可比Carbon-14能提供的实多了,根本是板上钉钉的不同物种拼接造假证据。由此,“辽宁古盗鸟”化石只火了不到半年,就以难以想象的方式和速度唐突凉透。


这一事件在当时成为了世界范围内的丑闻。一方面,包括《国家地理》在内宣传这块化石的媒体和学者遭到了质疑和批评;另一方面,作为这块化石产地的○国,在国际上的声誉也受到了损失。○国学术界委屈,真的委屈,到现在相关学者们都很不愿意提起这件事,毕竟化石造假、贩卖国宝的人并不是专业学者,而是瞄准了这块肥肉、有那么点相关知识的文物贩子。可能对于那些伪造者来说,拼一份化石并加以贩卖只是简单的维持生计,但他们的行为却影响到了整个○国学界的名声乃至○国的形象。


造成如此大范围影响的原因很简单,要证明一个东西是真的/无害/有益的非常难,比如转基因食品安全,又或者叶诗文选手究竟有没有像Science文章里质疑的那样服用药物。短期内不论多肯定地回答说“是没问题的!”“绝对清白哦!”,都会被垃圾反智人士用不可知论反驳:“你怎么知道20年后转基因食品不会开始显现出弊端/不会查出叶诗文当年其实是吃了药的呢 ?”而证明一个东西是伪造的/有害的,就非常简单了:只要一锤凿实,永世不得翻身。这一锤下来,人们还会连带质疑其他原本不会被质疑的部分:你小子有前科了啊?谁知道你这次会不会再犯呢?


狼来了的寓言故事之所以经久不衰,是因为它太正确了。


这是第一个故事。


第二个故事就很近了。说来惭愧,2014年8月,我校历史系学生□艳茹发表的一篇期刊被认定为抄袭,理由是直接翻译并使用了大段相关期刊的内容,其中甚至包括了原期刊的引用文献。2015年1月,她的博士学位被我校撤销。随后,她向我校和北京市教委均进行了申诉,但都没有得到支持。7月,她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判令撤销我校的处理决定,并恢复其博士学位证书的法律效力。2017年海淀区法院以我校并未充分听取□艳茹的申辩,同时在处理决定中并未说明所依照的具体条款为由,判处□艳茹胜诉,之后我校表示将继续上诉,以维护学术的尊严。


这个事件的流程非常清楚明晰,可以发现的争议点其实只有一个(从程序上看,败诉的判决并没有问题),也就是□艳茹的论文究竟是过量引用还是抄袭,而这一论文的发表又是否有着编辑的责任。我们并不能否定可能存在的学术惯习的影响,也不能忽视部分期刊的编辑的知识积累并不全面,在对待投稿时有时也不会那么认真。有些人据此认为,如果编辑能够负责地将这篇论文退回,这次事件就不会发生。但这样的想法如果不是将投稿看得过于简单,也在实际上忽略了事件的前提,即□艳茹本人确确实实地进行了抄袭(退一步说,极为接近抄袭)行为。对于有志于学术的人来说,任何程度的学术不端都是不可容忍的,我校如果不做出反应,那将会是对其他所有人、乃至社会的不负责。所以在这个意义上,学术惯习的存在并不是一件坏事。而在这样的环境下,即使□艳茹通过程序上的正当性赢得了官司,勉强保住了学位,这一事件也将与她密不可分,她的学术声誉已经一落千丈。作为研究者的□艳茹,由于并没有对自己负责,被认定为一个学术不诚信的人,继续做研究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她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抄袭。


我在这里花力气讲这两个故事,并不是要直接批判什么东西,只是想要作为一种提醒。在现代社会,“诚信”一词的重要性被大大强化了,而其传统的道德意涵依然存在。因此,不论是与身份绑定的信用系统,还是周围人的言传口碑,都将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现实——抛开技术必要性与传统合法性的争论,我们已经生活其中。因此,如果不能时时刻刻注意对自己负责,就只能自食恶果,甚至还会影响到其他无关的人。




P.s: 第一个故事因为多少涉及到我曾半条腿踏过的领域所以几乎重写了一遍,但第二个故事我都没怎么改,我男票 @沉默的默君 有那——么好,吹爆他。


P.p.s: 这不是个黄笑话,真不是。






四、结语




我居然真的写完了?字数还和我的织太AB车都差不多了?我自己都佩服自己气成这样。不过说实话,我生气并不是因为省略君在和我对话或和匿名姑娘对话过程中态度不好,相反,她的对话态度值得赞扬,甚至可以说是危机公关标准攻略了,我生气的部分是她不把抄袭行为当个事、不觉得自己的行为就是抄袭,认为删了文就可以当无事发生过,别说承认别人的心血值钱了,她就连自己的心血都不珍惜(如果这也算心血的话),同时死不悔改,在已经被不止一个人说了“你的行为有冒犯到我”的情况下,依然一而再再而三地犯错。


一篇论文最重要的部分除去简介就是结语了,用我院教授的话来说,就是“人们一上来永远是先看简介和结论,确定他们有兴趣才会细看全文,甚至有时候根本不精读,简介和结论决定一切”,因此现在我会对全文做个总结,单口相声论文就该有论文的样子,图的是个有理有据有始有终。



1.    不要抄袭。当你不确定自己的行为是否够得上抄袭标准的时候,你已经在抄袭了。


2.    抄袭是十分严重、无法被一笔带过的事情。一次东窗事发会让你用一辈子去后悔。


3.    不是你的原创就请主动加citation,没有任何人的心血可以拿“用梗”作为借口被随意使用。


4.    请悉心维护自己的学术诚信。


5.    不要惹恼概率之神。


6.    如果你就是概率之神本人的话,请别再写东西了。或者像你简介里说的那样,乖乖中考,退圈做人,等你不用再“借”别人的“梗”也能够进行创作的时候,开个新号从头再来,你会发现how beauteous mankind is! O brave new world / That has such people in’t.*





以上,我爽完了,衷心希望能在论文查重的问题上帮到你们。


感谢帮我做了调色盘和树状图的超多钱小伙伴以及男票,你们本不用为了我劳时费力的,大恩大德我只能以身相许以为报了。




* William Shakespeare, The Tempest: Act 5, Scene 1, Page 9




又及,没有燕鸟或小盗龙在本文写作过程中受到伤害。












彩蛋1:


当你的朋友跟你说她可能被抄袭了的时候你的反应:


Do:




和男票的情侣头像是津岛酱和指挥官,恋爱关系通过这对头像被并没看过小野狗/我的画的大学同学一眼认出:大凌儿你是不是谈恋爱了!和那谁谁吧!我看你们头像看出来的!


我:嗯,知道了,我的画风特好认,根本藏不住,谢谢告知。




Don't:




本欧洲人才开了50个箱子就出了芭莉斯塔不到400个箱子家具就齐了现在每种都多,羡慕吗?


读者朋友,少女前线了解一下。




PLEASE DON'T:




我被这个local友人逗到手癌,差点真的在课上笑出声,可以说是我在加州认识的最可爱的local了,我要带她回国玩耍,带她吃遍北京城。




彩蛋2:


当我把挂人的文字部分拿给姬友超多钱(天津人儿)看的时候:


超多钱:我看见你的正文


超多钱:就想改成相声了


我:请.jpg


超多钱:


——大家好,我是海带,海带的海,海带的带


——您谁啊,不认识,自我介绍一下


——干啥啥不行的垃圾lof主、不会写文也不会画画的普通人,如果你不认识我的话很正常,今天就让你认识认识,不亏。


——哦,原来是您呐


超多钱:这样


我:哈x6是我没错了


超多钱:你需要个捧哏的


我:[语音19‘’](把那段用相声的方式说了一遍)


超多钱:笑抽了


超多钱:


——于是我得来这么一下


——对,尊重尊重对方


我:单口相声,单口相声.jpg


超多钱:看得出来


超多钱:这是正准备信仰之跃呢吧您


超多钱:说来惭愧了您呐,《如月车站》,是我第一次正式写论坛体,搁咱咱就拿这小概率去买彩票,那可是一夜之间跻身福布斯富豪榜,包养男神,纸醉金迷。然而世事无常,天意弄人,(拍扇子)这“运气”啊,总那么体现在不太对的地方。我这一寻思诶,哪儿不对啊,您看看咱,又不是全国首富,也没能甩个100亿在全法国最大土豆商的脸上叫他们重置刺客信条初代(捧哏:您等等)


我:你www等www等www


我:我要把你放进彩蛋2号


超多钱:求打码www


我:我www他www妣www笑www爆www


超多钱:介事儿我得琢(zuo)磨琢磨


我:你等我去换个棉条,已经笑到漏血了


超多钱:要根据证据自己下结论——我这话的意思是,锤,你看啊,锤了,咣当,咱撂这儿了,至于这锤实不实,咱砸一把不就知道了(捧哏:您等等吧您嘞)


超多钱:咱天津人的天赋也不仅限于能不能吃出这个煎饼果子是不是绿豆面儿


我:拜师了,拜师了


超多钱:诶,要是于谦儿的话,后面还得问一句,您这就砸啦?


超多钱:那啥,我跟你讲啊,要是听整场的相声


超多钱:后半段是会讲点儿黄段子的


我:啊,酱


我:那黄段子我也讲了啊


我:不论作为论文还是作为相声


我:都很完整了


超多钱:所以说www


我:看来我很有相声天赋嘛






——这下真没了,本提督打甲去了。砍口垒!启动!砍口垒!卸载!——

25 Feb 2018
 
评论
 
热度(86)
  1. 清鸣角色崩坏海带带 转载了此文字
    不要被abstract骗了,里面还有许多狗粮🌝🌝🌝。唉呦真的hhhh想给您捧哏hhhh。想引用...
© 清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