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是清鸣。帝都人,现居米国,攻城狮+程序员,然而沉迷于社会学和历史。弹琴的。酒饕烟枪,枪迷刀痴,最近在学以色列格斗术。游戏狗+足球狗。宝利来玩家。耳机宅。会调酒,一个厨子,整理强迫症,喜欢买厨具/文具/生活用品。风流客,情种,容易不寿的那种。
微博主号:@清鸣_猫_阿九_大麻赵
刷球号:@清鸣-猫-阿九-专刷足球

这里主要放文 + 刷足球。
荷兰国家队主队五百年不动摇!几乎一切对足球的爱都来自于对破荷的爱233。
俱乐部主队基本是渣团和破车,还有国安。对于竞竞、巴黎和大矿有源自于球员的爱。
基本是“足球球迷”,踢得好+精神专业的球员和具有凝聚力的队伍,我都喜欢的233。

谢谢你的停留:D。
 
 

【温民】【科幻AU】尘埃星球 片段

跟微博Bliss姐姐聊天,聊到架空世界的温民,决定把高中的时候写的修一下放出来233

灵感来自于非常喜欢的游戏《无主之地》和《潜行者》,主要参考资料来自于《幽灵行动·未来战士》、《Minecraft》(这两作相当多设定我是直接用的233,会标注),《辐射》和《怪物猎人》233。(都是好游戏啊!233)

这是一个未来科幻、星球开荒的正剧温民和5HINee(设定是二金,但这几个片段里是没有的233)。十年银河系殖民战争打出了一支人类精英军队,后因内战和人类政权党羽之争而兔死狗烹,流放到一个无智慧生命的系外星球上。在那之后的十年,被遗忘的星球的平静被打破,一个少年被投放到了尘埃之中。

本来是想写正剧的,大纲和人设我都写过。然鹅……生活所迫无力正剧了2333。剧透一下结局吧最后他们舍生取义自杀了233



Prologue:

I’d travel a thousand light years,

To hold shades of dust in hand.

Within,

Seeding shivers, as life, as impulse.

I then go on voyage.

and lost in the rhythm of sphere. 


我跨越千万光年,

据一捧尘埃在手心。

新生破土,战栗颤抖,宛如脉搏。

我踏上旅程,

迷失于天体的节奏。

(我根本不会写英文诗233)


-片段1-

    与那个少年相遇的那一天。

    目睹着联盟当代的运输机降临在被遗忘的星球的瞬间。

    他自己,连同在这片土地上奋力生存着的所有人,在看到高功率探照灯透过粉尘层照射在地面裸露的岩石上的时候,陷入了同样的呆愣。

    他们被外界瞬息万变的世界遗忘得太久,时间于他们身上被定格在十年前。所以当他们凝视着来自时代前沿的来访者的时候,那一瞬间来不及怀疑来不及推测来不及做出“啊怎么会这样”的惊叹,只是惊叹着看着。

    他们这帮人都是身经百战的兵油子,对于制式有足够的了解,所以稍微回个神,都能看出来这是无人运输机,而且是运人的。

    可以垂直升降的运输无人机落到一半的时候定格在了半空中,然后垂下了钩锁,顺着钩锁一个箱子被垂到了地面上,然后一个人影攀着钩锁下降。那是标准的战术动作,人影的身手也很敏捷矫健。

    其余的,地面沙尘很浓,肉眼无法看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然而Onew当时并没有拿起热感镜观望。

    反正,封锁线负责守门的家伙们,肯定会把新人这种烫手山芋往自己这边引的。

    他毕竟是最接近于封锁线酋长的人,他也时常觉得自己像是游戏里任务点这样的角色存在。

    没什么不好。他这么想,这样的角色一般都活得很长。

    盘旋在脑中的疑惑自然是有的,何况他的脑筋通常比一般人动得更快。比如说,这个人是谁,是敌是友,是来肃清他们的还是流放者,如果是流放者,那又是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被流放来呢。他观察着运输机的动向,试图寻找联盟意图的蛛丝马迹。

    然而侦察机很快就离开了。而至于那个人影,Onew隐隐约约地感觉到自己有点期待。

    

    那个人影走近封锁线的时候带着新式的护目镜与面罩,野战装和靴子都非常干净,看得出来是新领的套装,也看得出来是盟军的新式军服。他拖着那个从运输机上垂下来的箱子,箱子在地上拖出了很深的痕迹,足见分量,随身却没有背大枪,只是一柄手枪插在腰间,明晃晃的,是没有敌意的姿态。然而他太带有外界的气息,太过干净,以至于封锁线的警戒线上明里暗里对着他的枪口,都有种强烈的违和感。

    少年提起手腕,撸开野战服厚实的袖口,电击圈牢牢地靠在那里,银色的外圈塑料勾起了在场所有人不好的回忆。

    那是由盟军远程控制,可以释放出高压电的囚禁用器具。

    少年的行为,明确地表示出——他也是流放者。

    少年站在封锁线的入口,被枪口对着并没有让他显示出不自然,为首的男人做了个放行允许的收拾,那是盟军通用的基础手势,在场的人都能看得懂,少年也不例外。

    虽然被允许进入,但是明的暗的枪口依然指着少年,没有松懈。

    摘掉面罩。为首的男人打了第二个手势。

    少年听从。

    面罩之下的脸露出来的时候,在场所有人都有一瞬间的失神。

    那是太年轻干净的一张脸,虽然眼神淡定无波但是眼睛明润,与他们的灰头土脸和浑浊眼珠对比鲜明。

    ——是的,在那个久远的曾经里,他们也曾是如此的年轻、挺拔、硬朗而骄傲。

    为首的男人打量着少年,在面罩里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摘下面罩,露出粗犷的面部线条和络腮胡须,说:“哟,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欢迎你来这个鬼地方,想留在这里的话,你就先去右手边第7个帐篷吧。”


    来了啊。Onew听见帐篷外的说话声和脚步声。他眼睛里含上点笑意,不过没抬头,继续着手里带电浆榴弹的改装工作。

    此时少年一遍默数着帐篷一遍打量环境与这里的人,心里并不是不忐忑的,只不过多年军中生活特殊部队,严刑拷问和精神摧残都不一定能改变他的表情,所以他脸上非常自然,过于自然,还带出了一点很胸有成竹的自在。

    站在帐篷的门帘门口,少年想了想,用联盟标准话出声询问:“请问,我可以进来吗?”

    客客气气的,甚至还用了尊称。

    帐篷内的Onew一下心生好感,他一向喜欢有礼貌有规矩的家伙,而他自己的回话是非常礼貌的:“请进”。

    少年撩开门帘的一个边,门帘很重,可以防水和阻挡沙尘,又撩开里面的几层防尘用的软布,看见了帐内的全貌。

    帐篷里的灯光不很亮,但是由于没有漫天飞扬的尘土的关系,显得比外界更清爽。帐篷的材质似乎是有隔音的作用,以至于帐内是安静的,只有微小的呼扇声,以及温流手上电动改锥的引擎声,让适应了杂音的耳朵不太习惯。

    “您好。”看见Onew正在工作的少年有点局促。

    “您好。”Onew没有抬头,“抱歉,请稍等一下,这一个步骤马上就要完成了。”

     一句话说得非常有范儿。所以少年也只好等着,打量帐内的陈设。

    简单的桌椅,桌子上有水壶、灯以及许多工具,顺着边沿码放整齐的许多包裹,还有些大型的似乎是某种动物的角之类的东西,以及各式各样的机械,看得出应该是某种小型载具的东西,桌子的旁边还有一个更矮的平台,旁边有马扎和一些火器。温流的背后是一个帘子,相隔不远又有另一个帘子,大概是分隔帐篷的几个部分用的。

    这时候电动改锥的引擎声停了下来,少年回过头,看见温流摘下夹在右侧护目镜片上的伸缩单筒放大镜,又把护目镜扯下来,放在手边,他的眼神这一刻毫无阻碍地落进少年的眼睛里。他的视线描摹过少年素净的脸:眼睛很亮,睫毛很长,无论以哪个星球的标准来看都是个美男子。他又看见少年宽阔的肩膀和挺拔的站姿——那样的站姿屹立不动,仿佛插进地下的刀子,又暗藏着力道,是随时能对攻击作出反应的姿势。能随随便便站成这个模样,大概是能担的起精英两个字的。

    Onew笑了:“幸会。这里的人叫我Onew,我算是这里的机械师和修理工,也算是半个商人。如何称呼你呢?”

    少年沉默了一下,说:“Taemin。”

    “那么,Taemin,虽然我知道我们都不太愿意到这个地方来,不过我还是要说很高兴认识你,啊,你的装备可以卸下来,我们称呼这里为封锁线,是相对安全的地方。”

    少年没有说话,很听话的卸下了背包放在地上。

    “嘛,我们这里从来没有过新人,所以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新手入门程序。我先向你介绍一下这个星球的情况吧?”

    Taemin点点头。

    “我们这破地方,呃,沙尘成灾。”

    Taemin又点点头表示自己一路走过来深有体会。

    “这儿极度干旱,土质松软,歪风四起,星球不大,引力稀薄,我们刚来的时候组织过不少次探索,路探得还挺全,待会儿我给你一份儿地图。我们在的地方是丘陵,地势算高的,缺点是风沙比较大,优点是日照充足所以相对暖和,战略地位好,还有一些温和的本地植被,我们还有大棚稍微能种一点点菜。”

    “不好意思问一句,为什么不选在平原呢?我被放下来的地方应该是平原吧,风沙没有这边大?”

    “问的好。最开始我们也在平原啊,后来被本地的生物骚扰得非常烦。未必致命,但是我们武器资源有限不可再生,日子还是要过得精明点。风沙是可以克服的,所以当时大家投票决定把大本营搬上来了。”

    “被……生物骚扰得非常烦?等等,之前为什么说温和的本地植被?”

    “啊哈,你注意到这个啦?对,你看这儿,穷山恶水,植物好多都是猎食型的,平时伸个触手抓个动物吃不成问题,非常牛逼。”

    “……”李泰民倒是非常想见识一下。

    “不过植物身上的资源还比动物珍贵一点,所以平时我们就吃肉啦。反正都是部队出来的,不怎么爱吃菜。平时打猎为生,过得非常原始。”

    “不尝试驯化一些动物和植物吗?”

    “驯化动物需要几代的配种和饲养方式,我们觉得自己可能活不了那么长没什么必要。其实最开始的时候也试过,后来放弃了,因为,你知道,穷山恶水……”

    “……好的好的,穷山恶水,动物凶猛。”

    Onew挑眉看着这个严肃拘谨的新人居然面不改色地接了他一句骚话。

    “还有一些生活用品也从动物身上获得,皮毛骨骼之类的。我们自己调侃自己,就是就是一群设备比较先进的原始部落。捕猎一般是群猎的,可能有人躺着闲了就喊一嗓子揪几个人去了。也有比较独的,经常自个儿消失几天去打猎,都没什么问题。我有一个哥们儿就是,打猎还打出名堂了,基本上是公认的最牛逼的。他叫Jonghyun。”

    “打猎有什么规矩吗?比如多少人一组行动,时隔多久去一次,之类的?”

    “都没有。反正一共也没多少人,而且当初我们来的时候基本上谁跟谁都认识或者听说过,自己攒就行了。这地方就没什么规矩,别杀自己人还有放火就行。”

    “那遇上人跟人的冲突呢?总是会有的吧?”

    “按盟军军规咯,再解决不了找我,我判断。”

    “……”您面子还挺大的。

    “我面子……还挺大的。”

    Taemin:……您读心啊?

    Onew忽略李泰民隐隐抽搐的表情,继续说:“来的专攻机械和电子的就我一个,基本上所有维修开发都是我经手,所以会从每个人那儿收到物资和器械,可能是库存种类最多的人,后来就兼职商人了。我基本上不自己出去打猎的。”

    Taemin又点点头,顿了一下,询问:“那,有没有军医在这里?”

    “有啊这还是挺多的,不过有一个特别牛逼的我得提一下,是原来搞新药研究和人体强化的那帮人,project human 2.0听说过吗?啊没有啊?唉,老了老了……有个哥们儿叫Key,他主要负责本地生物的测定研究,哪些能吃,哪些有什么功效,也是独此一份的技能树,他同时还负责制药,买药去他那儿。”

    Taemin听着。

    “哦对,还有另一件事儿。这里是封锁线嘛,我们的大本营,我在周围布置了强磁隔断风沙所以在里面不带面罩也没事儿。我们还有另一个聚集地,在山的阴面,比这里小很多,主要是为了开矿。开矿的那人来路也比较牛逼,叫Minho,他是跟我一样是工程兵,而且是地形勘测和爆破那个专业方向的,也是学这个的就他一个。本来他这个不是热门专业,不过后来我们地下探测的时候,发现这个星球的矿产非常丰富,可以说从获取难度、可持续发展和材料的易用性来说都是特别实惠的。比如说我们这儿集成发电,电路走地下通道每个人的帐里,这是靠一种导电矿石达出来的(参考minecraft红石)。我改天带你去看看。”

    Taemin震惊。

    “还有什么,哦对了,武器和物资。我们当初被扔到这里的时候跟上去军队化浪潮,所以一起被扔过来的还有一堆战争垃圾,子弹、手雷、爆破材料、枪械,当初我们瓜分过了。你是不是带着物资来的?”

    这时候Taemin点点头,Onew看着少年拖进来的箱子,心生了然。

    “可以问一下这些是新制式的武器吗?我相信我们被流放到这里这么多年,盟军的武器也应该升级过不少次了吧。”

    Taemin再次点头,然后说明:“虽然相比起很多年前,的确是新制式的武器,但是我这里配备的,也只有基础陆战装备,包含激光武器往上的全都没有。”

    “雷呢?”

    “最高到单兵电浆炸弹。”

    Onew的眼睛亮了。他想了一下,询问:“我是很想研究盟军的新式武器然后对这里的武器进行升级的,要不要来做个交易?让我研究你带来的装备,由于可以进行正统武器研究的工房不在这里,所以我要把它们带走存放在工房里。相应的,你可以提出要求,开价吧?”

    语气还是柔柔的,表情也是笑眯眯的。

    Taemin陷入沉默,Onew没有催促,很平静地等着他消化信息,梳理思绪。

    “我先提一个问题?呃……我的随行物资只有野战标配,睡袋,防水布那些,我是没有这个规模的帐篷的,呃,这里还有富裕的吗?”

    Onew:“没有。我们十年前就分完了。”

    Taemin:“……”

    Onew笑眯眯地一歪头:“那这样吧,在你想个办法给自己折腾个帐篷来之前,我跟你分享这个帐篷,你跟我分享你的装备,怎么样?我这儿没什么高危的东西,在这儿搞的都是小件儿的装备,设备别乱动就行,其余的空间随你使用。”

    Taemin沉默了几秒。他知道自己不属于城府很深的那种人,涉世未深,所以努力不动声色地思考。不过他很快放弃了,毕竟他也没有什么别的选择,他不太想风餐露宿:“好。”

    想想又觉得单说这么一个字有点尴尬,又补了一句:“谢谢。”

    Onew又笑了:“谢什么……”

    不过此时少年又有点局促地说:“我相信你。”

    眸光依然清亮。

    ——那大概内里含义是说,你们当然可以设一个局坑我,而我未必看得出来,但我相信你没有。

    Onew本来要脱口而出的“谢什么我更想看你的装备”卡在嗓子里。

    这种感觉大概可以被描写为——被什么击中了?           

    眸光清亮的漂亮的少年,以那样淡漠而无垢的眼神看着自己,说“我相信你”。

    Onew在自己心里狠狠腹诽:这小孩儿也太好看了?

    他不动声色地放纵自己打量了两秒,然后收回目光,坐直起来,伸出手,“交易就算成功了,希望日后同居愉快。”

    Taemin伸出手,细心地摘下手套然后与他相握,“同居”这种暧昧的字样让他表情略显微妙——Onew看了觉得很娱乐,说:“嗯,Onew先生,同……合住愉快。”

    Taemin的袖口攀上了一点,露出手腕上的电击圈,Onew注意到了,挑起眉说:“还在用这种东西啊,这么多年都没进步。那啥,Taemin啊,你相信我吧?”

    “是的。”虽然不太明白Onew的深意,不过Taemin回答得很利落。

    “那,作为见面礼,我来帮你把这个东西摘掉吧。”

    “诶?”

    “这种设计粗糙的东西很快就能搞定,自从我开始玩这个还没失手过。这里面的供电装置和磁场定位都是非常金贵的装置啊。”

    手里有花活儿的人有个共同的弱点,或者说特点——他们都爱现,再内敛谦和的人也逃不过。那时候Onew勾着嘴角,像看到难度的游戏一样,一脸玩味和跃跃欲试——炫耀的感觉并不让人讨厌,对于自己手艺绝对的自信和无数经验累计的骄傲,平和地发散。

    说实话。一直都对技术人员很有好感的Taemin心说。有点迷人啊。


-片段2-

    Onew带着Taemin出了帐篷准备把Taemin介绍给其他人、让Taemin混个脸熟好生活的时候,看见一辆改造过的运输车驶了过来——那是Onew当年改造的运输车,盟军标配的运兵车改造了动力系统,加上了装甲和非充气轮胎,自带风力发电,内部则是改成了临时的手术室/实验室,是Key的移动工坊。

    Onew想了一下,然后对着运输车打了一个手势。又在运输车到达眼前之前对着Taemin说,那是Key的车,你跟着他。

    Taemin说是,没问其他的。他是军人,习惯于服从命令。

    运输车刹车的强气流划过,轮胎碾压出一段飞扬的尘土,Key从窗户里探出头来:“我赶时间。怎么了?”

    Onew拍了拍Taemin的背,语速加快:“这就是那位新来的小子。你带着?”

    Key很爽快:“成啊。上来吧小子。”说着解开了车锁。

    Taemin动作麻利地到副驾的那侧,开车门窜上车带上车门,训练有素。

    Key向温流打了个告别的手势,然后换挡、踩下油门扬长而去,留下Onew留在原地眼神深邃。

    ——那个上车的动作,各个兵种和部队都会有微妙的不一样。刚刚Taemin的动作虽然像极了步兵标准上载具的动作,但是Onew能看出来另一个部队的影子——那个动作是上车同时射击的动作的简化版。

    ——需要士兵在上车的瞬间还架枪开火的部队并不多。

    ——难道这小子是那个部队的人?不会吧。


    Taemin知道自己一直都不善于和初次见面的人打交道。

    但是Key善于。

    健谈,会混,自来熟,八面玲珑。

    然而这样的自来熟让人讨厌不起来,原因大概是Key身上天生带的中压。他长得可以说顶级好看,而且表情神态生动,显示出一种坦然爽朗的真诚,让你觉得这个人是真的,在与你的相处中感到轻松愉快。

    所以车里的气氛十分好,一点都没有尴尬。

    所以Taemin听着自己面前的生物工程研究者斜靠在车门上一边比划着一边侃侃而谈,讲着星球趣闻,一边开车开得快速又平稳,心想自己必须要对自己脑中对于保密基地里的研究者的印象进行更新。这类技能树的人是他的基地暗杀任务中最多的那个,常年出现在教育案例中,甚至Human 2.0这个计划他也是知道的,是为了避免暴露出身而装傻。这样的人能到被内部清理的地步,每个人简历都是一部猎奇剧和都市传说。而在这个都被流放后的时刻,Taemin觉得自己才认识到这些人私下里有血有肉的模样。

    ——到底是盟军兵油子,在非正式场合,没一个不能转行去当相声演员的。

    胡扯吹水过后key开始解释他们此行目的:“我的工作除了研究之外还有这个救护车或者说军医的职业,刚才有队友说在外遇袭了,情况危险,我们要去提供医疗协助。Taemin,你原先打什么的?”

    “狙。”Taemin说,“重型武器也会。不过基本上都是打远程的。”

    Key笑了。“太好了。”车刚好驶到比较平坦地形简单的地方,key转过视线看Taemin的枪,“MSR和PP91?”

    “嗯。MSR是MSR改,79年的版本,我配的子弹是0.338的。”

    “瞄具呢?”

    “磁感镜。”

    Key笑得更开心了:“好。不过PP91的威力略弱,用高射速弥补吧。Taemin,袭击那个小队的是这个星球的某种节肢动物,我们叫它刀蜘蛛,因为,1,它长得像蜘蛛,2,它的外骨骼非常锋利。这玩意儿硬度中等,狙是一枪破。它们有八只眼睛,弱点是从下数第五六只眼睛之间,两排眼睛的中轴线,要是不行的话就照着关节撸。它们行动速度很快,高度大约半米吧,身长算长腿长大概是一米到两米左右,群居,群体狩猎,被一群围上那算人品相当不错。我让小队努力往地形复杂的地方去,待会儿主要需要你在高处提供远程精确打击,可以吗?”

    Taemin点头,然后表示:“不过我对这个星球的重力、风速、沙尘对于子弹的影响都没有概念,我需要进行一些试射和校准。”

    “Take your time。”Key眨眨眼,“需要我的PDA吗?里面有风速测速啊重力资料啊,基带的计算程序应该也有……大概吧,我没使过。”

    “那太好了。我的PDA放在Onew那里改装不在我手上。嗯,有资料就足够了,大部分计算我都可以心算。”狙击手的自我修养。

    “你带着PDA来的?这么说PDA的系统是盟军最新的了?”

    “不能说是最新,是标配。虽然里边大部分的功能和资料都被删了。”

    Key轻嗤了一声,说:“果然。不过那Onew那家伙一定在破解系统,嗯,看来不久后就可以用上新系统了真好啊……”

    Taemin回想了一下Onew打开他的PDA看见新UI时候眯起的眼睛,觉得毫不惊奇,又稍微有点担心自己PDA的安危,问道:“他都会怎样改装呢?”

    “你没问清楚就给他了?”

    “他说需要我就给了。”Taemin说得理所当然。

    Key卡住了,张大眼睛地看着他,如同看到某种珍稀动物。

    Taemin被这样的眼神看得有点不好意思的,那感觉大概是看着涉世未深就跑来龙潭虎穴还全身完好的孩子。他只能补充说明:“我、我相信Onew。”

    Key又变得一脸萧瑟:“那家伙也没长得那么纯良吧……再怎么说也不至于把贵重物品给第一次见面的人吧小子,你不怕他不还你了?诶,难道说,一见钟情了?”

    “什么?”Taemin一下紧绷起来。

    “哈哈哈哈!”调戏了新人的Key心情大好,“开个玩笑开个玩笑,别激动哈哈哈哈。啊啊,你问了什么来着?什么样的改造是吧?他会加上磁感定位,对没错就是我用来定位的这个,”key把架在空调出风口的PDA转到一个Taemin也能看到的角度,“材料吗就是高压手环上的定位仪了,因为我们都是带着那东西来的,所以我们的PDA上都有磁感定位,互相报坐标也很容易。你呢?”

    Taemin点头:“我也是带着它进来的,据我所知那东西在内战之后又被升级了不少次,刚才看着Onew拆它的时候我还……有点紧张。”

    “哈哈哈,Onew还是挺厉害的,”key的声音隐约含着一点骄傲,“在这里活下来,即使不相信他的人品,也要相信他的技术……诶好像说了多余的话,反正你小子似乎已经对他死心塌地了。”

    “也不是……”

    Key做了个高难度的驾驶中摊手的动作——在地形复杂的地方的驾驶中双手离开方向盘摊手,说:“我的情况也是一样,即使你不相信我的人品,也要相信我的技术,相信猎人JH的技术,相信矿山的Minho的专业程度。我们会是你在这里存活下来的保障。”

    “我知道的。”Taemin的语气依然是一如既往轻而淡的,然而Key听得出来他认真了,“至少是见过面的你和Onew,我知道你们都很强,我能感觉出来。”

    Key放下玩笑的眼神,认真冷冽看了他两秒,然后一斜嘴角,笑着说:“也让我们像相信自己的技术一样相信你的枪法吧,Taemin。”


    Key在即将开上距离目标的倒数第二个小的爬坡的时候收到了无线电,那边的队友呼他,声音急促,嗓音几乎是扯出来的:“我们被发现了。快来!”

    Key一秒换装,之前给人的风趣轻松的感觉完全不见,拂去轻软的物质露出冷硬的本质:“五分钟。给我撑着!”

    无线电的杂音消失了。Key换挡,很快地对Taemin解释了一句:“我们的面罩自带无线电,回去Onew也会给你装的。听好,磁定位显示他们在低地,到时候你留在车这里把车当做掩体试你的枪,我会过去实施现场的急救,请务必掩护好我。快到了,帮我把后座的箱子和担架拿过来……谢谢。准备好了吗?我们到了!”

    Key猛得一换挡一踩离合一拧方向盘,厚重的装甲车漂移了过去恰好停在地势开始下陷的位置。他自己与此同时自己靠着离心力蹿出车外,一个翻滚减小冲击力之后顺着地势划下坑底。

    坑底有许许多多的岩块,Key看见目标人物们将一处大的岩石作为掩体正在朝着蜘蛛们泄子弹。刀蜘蛛虽然包围了它们,但推不进距离。思考间他已经到了坑底,快速奔跑着同时顺势准备好了手榴弹,准备将蜘蛛的包围撕开一个口子——如果这次他是一个人过来,他一定会需要这么做的,他看得出来包围圈里面的人已经没有多少爆炸物了,他得自力更生。

    不过这次他并不是一个人。

    几只蜘蛛发现了他,转过身向他袭过来。他在脑海里很快模拟了情景准备好躲避方案。

    “突突突。”

    身后传来轻机枪的声音。

    Key反应过来。袭向他的蜘蛛转眼已经被子弹打歪了攻击轨道,体液横飞。

    啊哈。Key在心里默默地笑了,继续跑着自己的直线最短距离。

    队伍里有个远程精确打击还真是让人安心啊。


    Taemin跳下车、踩上车的支架、架枪,整个过程行云流水,快速地稳定了自己身型。他架上的是轻机枪,以车为掩体,视线越过车顶观察场面。他和蜘蛛们的距离约两百米,即使重力不同风速可怕也并不难打,不追求弱点的话蜘蛛作为目标足够大,这要是再打不中他可以自裁以谢基地的射击训练场了。

    9乘18mm马可洛夫弹一直护送Key到圈内人员的火力范围内。Taemin看着Key一个划铲滑进被用作掩体的岩石后面,放下轻机枪,架狙,支起PDA,PDA上的数值带着小数点不断变化着,这些计算他很快就能在脑中进行,所以脑袋里凭直觉计算的数值也在不断变化着。他先找了一个50M左右的岩石作为目标校准狙击镜,然后目标拉到200M外,第一枪打在了岩石上,目测调整,心中有数。


    (然后这里发生Taemin帮它们逼退了刀蜘蛛,跟其他人见到面;跟着Key回到封锁线,Key会去抢救伤员,Taemin自己游荡,看见Jong很风骚地拖着一只巨大的猎物,“龙”,回来。JH看他长得非常好看又很牛逼就记下了他233。)    


-片段3-

    Taemin走进帐篷的时候闻到了一股食物的香气,是那种很浓很醇的肉的香气,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大概是调味料的气味。他看见营帐的中间开着无烟炉,炉子上有个不锈钢的作战饭盒,炉子的火苗很小,大概只是在温着什么。Onew坐在炉子旁边,正在打磨一个尖尖长长的物体,应该是那只“龙”的角的一截。

    “哟,回来了?”Onew放下手里的东西,“我给你腾了些地方,可以放你的背包和装备。”

    Taemin点点头,开始卸装备、卸厚重的作战背心,帐篷里大概是因为开过火的缘故所以很暖和,穿着作战服有点热,他所幸脱得只剩一层单衣和一层卫衣。Onew给他留的地方是一个帘子到帐篷出口之间,基本上是出帐篷的同时随手就能抄起来的地方,还特别留下了架枪的位置,放子弹的包裹就在它旁边,非常合理,足见细心。Taemin接着帐篷里昏黄的小灯光架好了枪,只觉得内心一片温暖。

    Onew趁着这时候灭掉了无烟炉,又从摆厨具的地方掏出了勺子,一起摆在自己的桌子上,等Taemin收拾好了,就招呼他坐到自己桌子旁边的凳子上,说:“Jonghyun回来的路上打了几只幼年的、这个星球的小型哺乳动物,这东西肉很嫩,又不太腥,也好处理,算是非常好吃的东西了,我跟他那儿敲诈来了几只,给你尝尝。煮的是肉羹,吃吧。”

    肉类的香气Taemin无法拒绝,然而交易法则是很让人耿耿于怀的:“我……没有能用来交易这个的东西……”

    “没事儿,那儿那么死板,”Onew笑了,“听Key说你表现很不错啊,初战辛苦了,吃吧吃吧。”

    暖色调的火光、温柔的笑脸、几乎是包容的珍重的语气,Taemin觉得自己的心脏被什么深深地戳了,柔软的地方毫无防备地被包裹着。在抵达这个星球之前他通过有限的情报试想过无数种可能,做好了面对混战的无主之地或者是荒无人烟全员死亡的孤独的星球,也想过如果被以敌意相待的ABCD套预案。然而这里的秩序和公平超乎他的意料,每个人和每个人的关系似乎都很过得去,那是种毫不拖泥带水的战友,共同生存的开荒者,老江湖间不说破的保持距离心知肚明。他们都是些非常好而稳重的人,对于新人非常客气,也具有前辈的担当。他甚至还被Onew啊Key啊JH这些人如此温柔贴心地对待。他从有记忆以来就一直在基地参训,几乎从不曾有人对他这么好过。

    是怎样的力量,能让人在被信仰背叛、被曾为止肝脑涂地的国家流放到蛮荒之地数年之久依然具备有文明和道义的一切精神,不绝望、不狂热,安静又认真的活着。

    Taemin记得有人在他被流放之前对他说,几年前的内战被流放的那些人,都是在银河系混战最有声望的那群人,各个兵种的精锐。他们是盟军的骄傲。

    盟军。

    他在心底默念。在那个他还没有成熟到可以直接参与战争的时代里,在战争中磨砺过的军人。

    铁血而冷静,坚硬而温柔。

    Taemin一下想到了很多,心窝子里被戳的地方颤抖着,他不知道改怎样表达或者该不该表达,干脆专心致志地进攻饭盒里的肉羹。

    他这种部队里出来的人,拉出去执行任务的时候什么都吃过,在到来之前他对这个星球伙食条件的预判,基本上是和野外任务的级别差不多的,要茹毛饮血也认了。

    然而这碗肉羹的好吃程度出乎他的意料,肉质的确细嫩,虽然比一般人吃到的肉类要腥很多,还有某种沙土味,但是非常鲜,咸味和另一种奇怪但不难闻的调味料的味道恰到好处。Taemin不觉得给自己几只野生动物自己能做成这种程度,Onew的手艺值得好好恭维。

    Onew一遍看着他吃,一边解释着:“盐也是当初带下来的物资,足量,要是没了也没关系,有咸水湖,再不行还有矿。这里面的香气,就香料,是,一种矿石。”

        Taemin瞳孔地震:“……”

    Onew看他那震惊的模样非常受用,说:“走,明天哥带你挖矿去。”

    Taemin笑了一下:“您,还会下地挖矿?”

    Onew:“……咳,明天哥带你去找Minho挖矿去。”


-片段4-

    Onew把工房的灯关上、拉好门并锁好的时候已经入夜很晚了。这个星球的昼夜温差极大,没有光源辐射的夜晚是非常冷的,没有多少人会这时候还在外面走动。营帐的门都被拉好防止冷空气的进入,只有少数的外置火炉的泻出少许的火光,整个封锁区暗沉沉的一片。

    Onew拉了拉衣服的领口把自己的脸埋进去,然后快步地走向自己的营帐。那个距离不短,他很冷,心里却没有太深的想要回去的渴望。

    在这个连星空都没有的荒凉的地方,每个人都要与孤独对抗。活下来并不难,但生活仿佛一种暮气沉沉的幻觉。天荒地野,无望的生命,他们正在茫茫宇宙间兀自老去,最终迎接死亡。

    因为要在工房干活刷夜,他经常是最晚回到营帐或者干脆不会去的人,这样在无人的黑暗中行走并不是第一次,而寒冷与孤独总是让他非常不好受。

    他在黑暗中准确无误地找到自己的营帐 ,拉开层层叠叠的门帘的时候他预判的是与先前的几百个平时一样的画面——黑漆漆的、寒冷的室内。所以当他看到自己的营帐里散发的柔和的微弱的灯光的时候,意料之外的光芒完全晃花了他的眼睛。

    然后就突然意识到,这一遭,他并不是一个人。

    为他留了一盏灯的少年躺在鼓鼓囊囊的睡袋里,只露出脖颈处的黑色高领保暖服的边与一张安稳的睡颜。

    Onew呆在原地站了几秒,觉得自己眼睛酸胀,估计是被灯光晃到了。

(当年还在手机里写过一段肉,温民初次的肉体接触,“哥 帮帮我”这个画风的,让我找找233)

=TBC=


27 Jun 2017
 
评论(6)
 
热度(11)
© 清鸣 | Powered by LOFTER